我国规模最大的藏医药文献《藏医药大典》出版发行

2012年12月19日 08:41   来源:新华网   朱晓雯 郝蓉

  由青海省藏医药研究院组织编纂、民族出版社出版的我国迄今规模最大的藏医药文献编纂工程《藏医药大典》正式出版发行。12月17日,《藏医药大典》科技成果评价会在西宁召开,经我国藏学界、中医药界、藏医药界权威专家评审,项目成果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藏医药大典》全书60卷,附总目1卷,6000万字,分为藏医学史、古代医籍、四部医典、临床医著、药物识别、药物方剂、药材炮制、仪轨颂词等8大总义78章492节,收录了638部藏医药经典古籍和近现代代表性论著,涵盖了藏医药学从理论到实践几乎所有的内容,时间跨越从公元前七世纪至今2900多年的历史,是对藏医药学理论实践和历史成就的一次全面系统的集成,充分展示了藏医药文化的源远流长、体系完整、博大精深。

  藏医药有着近四千年的历史,是中华医学宝库中的一朵奇葩,是藏族人民以最古老的苯医学为基础,广泛吸收古印度医学、中医学、波斯医学精髓,逐步形成的系统完整、独具特色的医学体系,长期以来为广大藏区人民群众防病治病发挥了无法替代的重大作用,为中华民族繁衍昌盛做出了重要贡献,对世界文明进步产生了积极影响。

  藏医药学卷帙十分浩瀚,古籍文献数目不下三千余种,记载了数千年来历代藏医学家的医学理论与实践经验,蕴藏着丰富的哲学思想和生命科学信息,凝聚了藏族人民自强不息的精神追求和历久弥新的精神财富,是世界现存传统医学中理论和实践资料最为丰富、原始形态保存最好的医药学之一。

  为传承和弘扬藏医药这一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作为我国藏医药文献研究的骨干力量,青海省藏医药研究院从九十年代初开始着手《藏医药大典》编纂工作。成立了以艾措千教授任主编,青海、西藏、甘肃、四川、云南、北京等省区市藏医药专家和文献研究骨干组成的编纂委员会,特邀国医大师强巴赤列、四川省十大名医之一旦科老师、全国著名藏医学家阿克尼玛担任学术顾问,代表了我国藏医药文献研究的最高水平。参与省区之广、涉及人员之多、规模之大、层次之高均为国内首次。

  编委会制定了科学严谨的古籍文献搜集、整理、编纂方案。先后赴西藏、青海、甘肃、四川、云南、内蒙、新疆等省区和英国、美国、意大利、印度、不丹、尼泊尔、蒙古、俄罗斯、澳大利亚等十多个国家,克服重重困难,陆续搜集到1150余种藏医药古籍文献,有些古籍为首次发掘的孤本、绝版,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为《藏医药大典》编纂工作提供了第一手宝贵资料。经过文献考证、分类、复制、辑校、审定、编辑、排版、印刷等艰苦复杂的编纂过程,终于正式出版发行。

  《藏医药大典》从藏医药古籍文献搜集整理到出版发行,历经二十余年时间,先后有近千名专家学者参与了这一规模空前、内容浩繁的艰巨工程,凝聚了藏医药界的集体智慧与心血,期间得到了国家科技部、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部门和各省区的大力支持。

  《藏医药大典》本着“尊重原著、甄正勘误”的原则,对底本中出现的残缺错漏等问题,在保留古籍文献的原貌和风格的同时,参考大量权威文献和专家论证,进行改正、补充和说明,充分体现了文献研究和学术价值。首次突破藏医药古籍综合论述的编写体例,按照时代、类别、内容进行了科学细密的分类,使大典篇章合理、条理有序,查阅方便。通过认真细致的版本甄别、底本对校、文献勘误、补残补漏、文稿审校等辑校工作和国内权威藏医药专家多次审定,确保了大典的编纂质量。

  《藏医药大典》得到与会专家的高度评价。他们认为,《藏医药大典》是我国藏医药文献研究的一大硕果,是一项承前启后、继往开来、泽被后世的千秋伟业,是藏医药文化史上新的里程碑,是我国文化软实力的重要体现。《藏医药大典》的出版发行,为藏医药基础研究、教学实践、临床应用和新药研发提供了重要的理论支撑,对抢救和保护珍贵藏医药文化遗产,传承弘扬优秀民族文化,促进藏医药学术繁荣与进步,加快藏医药创新发展,保障人民群众身体健康,推进社会主义文化大繁荣大发展,增强我国民族文化政策的国际影响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责任编辑:魏笑)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