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体育大数据 贵州正当其时

2016年05月25日 10:59   来源:贵阳日报   

  中国·安顺坝陵河跳伞国际邀请赛。 周元杰 摄

  2015年首届国际山地旅游大会在黔西南州召开。图为在兴义万峰林景区举行的大会活动——山地自行车赛。 甘勇坤 摄

  国内外众多户外爱好者每年都会来到紫云格凸穿上洞徒步、攀岩、跳伞,紫云格凸成为广西阳朔、云南富明之后国内又一个攀岩圣地。图为两名法国攀岩爱好者在格凸挑战50余米高的岩壁。 周元杰 摄

  2015年首届国际山地旅游大会在黔西南州召开。图为大会活动之一热气球表演。 李林 摄

  数博会开幕前夕,记者专访了贵州省体育局党委委员、副局长肖俊,了解贵州省体育局关于体育大数据的相关工作,肖俊从四个方面阐述了贵州省体育局对于体育大数据的规划。

  互联网时代的体育活动应该是什么样的?

  “一直以来体育活动的规模和影响力都受到场地和时间的限制,而互联网的发展打破了体育活动的这种时空限制,不同地方的朋友可以一起参加体育活动。”肖俊介绍说,比如贵州省体育局正在着手启动一项名为“线上路跑,公益挑战”的活动,该活动融合了大数据、大扶贫两大战略,形式上类似于前两年风靡全球的冰桶挑战赛,受邀的各界名人带上可穿戴设备,记录并上传其路跑成绩,然后仿照冰桶挑战赛,在网上发起挑战邀请。网友通过手机客户端上传跑步成绩,所有在线的网友都会了解自己的挑战成绩在全部网友中的排名,如果网友对自己挑战成绩排名不满意,可多次挑战,每次挑战需向西部贫困地区体育设施基金捐资10元。最后取前200名网友和社会知名人士参加线下路跑决赛,决赛设大奖,地点选定在贵州省某个著名风景名胜,起到宣传贵州体育旅游的作用。

  肖俊表示,传统的体育赛事只能在一个固定的时间,有限的场地举行,大大减少了群众参与体育活动的机会,一场常规的路跑比赛往往只有几千人参加,地点只能限定在局部地区,而“线上路跑,公益挑战”具有社交媒体的性质,参加活动的人可以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发起挑战,打破时空限制,赛事的影响范围可以遍布全国甚至全球,在线参赛人数甚至可以百万计。这是一场利用互联网和自媒体对全民健身活动的一次创新改革,大大扩展了体育健身活动的影响外延,也为未来体育产业的发展和体育供给侧改革提供了新的思路。

  “‘线上路跑,公益挑战’不仅响应了陈敏尔书记‘贵州动起来’的指示精神,能够利用社交网络快速的筹集西部贫困地区紧缺的体育基础设施发展资金,同时从长远角度还开创了一种独特有效的体育数据收集方式,向建立体育大数据系统更近了一步。我们将通过这一活动,发挥体育独特的魅力,探索体育在国民经济、文化建设领域中发挥更大的作用。”肖俊说。

  我们发展大数据的目的是什么?

  “认识客观世界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而信息技术的发展使收集数据更加便利,加速了认识过程。大数据本质上就是收集样本有关的一切数据,让本来零散的数据互联互通,让本来模糊的事物逐步清晰,而体育是由人的活动形成的,在互联网时代体育大数据其实主要就是人与体育相关的用网行为记录。”肖俊说。

  肖俊表示,要发展大数据,首先是要认清大数据的价值,新时代的体育大数据是和体育产业紧密相关的,其价值不仅仅是使用价值,它应该是可交易的,可抵押的,甚至是可以进入企业资产负债表的金融产品。

  近几年不少互联网企业布局的体育大数据项目,肖俊用一句话来概括了贵州省体育局规划的大数据与他们的不同:“企业是利用体育做市场,政府是利用市场做体育,其核心战略目标是不同的,我们希望统计数据能够作为国家制定体育产业发展战略的重要依据。”

  我们想要的体育大数据系统是什么样的?

  肖俊说:“我们设定的体育大数据系统不仅仅是把现有的体育资源上线,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种体育大数据生态系统,这个生态系统有电商,有金融,有众创空间,有体育大数据交易所,有大数据统计,有技术规则当然也有法律法规。简单地说首先我们要按照资源项目化,服务产品化的思维,用电商的手段做体育公共服务,贵州体育局搭建的体育公共服务平台类似于淘宝网,而协会、俱乐部、组织、企业都是卖家,直接向公众提供可以在线订购的体育服务产品,当然这些产品是多方面的,可以是场馆的预订也可以是教练服务,还可以是活动报名。”

  “未来贵州省体育局准备在贵州建立一个国家级体育IDC中心,用于储存管理体育大数据。中心将采用云计算技术,建设模式上采用以租代建的方式,数据中心的后台数据库是唯一的,数据管理也是有标准的,而面对公众的服务软件前台按照体育项目划分,可以是多元化的,模块化的。我们将提供APP、微网站、微信公众号、PC网站等多渠道公共体育服务窗口、功能。”肖俊介绍说,体育大数据是个庞大的系统工程,首先要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问题,政府和企业各取所需的同时可以各司其职。企业作为市场主体利用互联网为群众提供体育服务,做好体育市场供给,政府优化体育投资环境,在政策上为企业保驾护航。

  肖俊介绍了省体育局的打算:要做好体育大数据统计,首先是找到一个统一的采样对象和标准,这方面贵州省体育局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概念——“国民体育身份证”,国民体育身份证是以每个国民为样本,采集个人与体育相关的一切数据,比如喜欢什么运动项目,每天走了多少步,都爱去什么场地等等。在互联网时代,任何个人的信息往往与手机号有关,现在手机号都是实名制,因此初步的国民体育身份证就用手机号来代表。用户通过手机号注册登录系统形成唯一的一个国民体育身份证用于统计,平台自动记录并分析用户用网行为。

  贵州为什么要做好体育大数据?

  肖俊说:“贵州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大数据工作,大数据战略是我省弯道取直、后发赶超的核心发展战略,贵州省体育局在新任局长张玉广的带领下全力贯彻省委省政府关于大数据工作的相关指示精神,相关工作正有序推进。”

  “贵阳是长江以南重要的大数据节点城市,而且是南方数据灾备中心,这些都让贵阳从信息产业的末梢变成了中枢节点,成为大数据市场的中心地段,为体育大数据发展提供了基础氛围。近年来,许多国际国内知名企业相继入驻贵州,这些企业中不少已经开始布局体育产业,我们欢迎有进军体育行业意愿的企业,能够与贵州省体育局一起,参与体育大数据建设。”肖俊说,现在我国还没有一个完整的体育大数据系统,我们面临的工作任务是极其艰巨的,但贵州省体育局有责任有信心建立我国第一个体育大数据样板。

  发展体育大数据 贵州理清发展思路

  “对于体育大数据系统的建设,贵州体育局已做了大量的前期准备工作,理清了发展路径,目前已进入了具体实施阶段。”对于贵州省体育大数据系统建设的规划,贵州省体育文化宣传信息中心主任王国庆在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

  王国庆说,贵州省体育局对于体育大数据的规划,要追溯到一年前,由于体育行业大数据收集统计方面存在很大难度,让贵州体育大数据发展曾一度受阻,但在贵州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在贵州省大数据产业高速发展的带动下,局领导班子带领精兵强将攻坚克难、多方考察调研,也得到了国家体育总局的大力支持,在今年让体育大数据系统的规划发展得以正式实施。

  贵州省体育局大数据办黄易博士介绍说:“贵州体育为何要搞大数据?除了响应贵州省委省政府的发展战略外,主要是从两个方面来考虑,第一是因为体育行业自身战略转型需要新型的大数据统计作为支撑,自从国务院颁布国发2014(46)号文件开始,体育产业上升到国家战略的高度,利用大数据推进一次精准的体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为体育产业发展的必要条件。另一方面,以前我国的体育产业一向是重体育装备制造,轻体育服务业,结构不尽合理,而贵州拥有良好的山地旅游资源,恰恰适合补齐这块短板,发展体育旅游服务业。大数据相当于是体育产业的指挥系统,所以利用互联网发展大数据有利于贵州抓住机遇抢占山地体育旅游的发展先机。”

  黄易表示,发展体育大数据首先要解决三个难题。第一,体育大数据统计对象是什么。“我们认为体育活动的主体是人,因此体育大数据要统计的应该是由人从事的一切与体育有关活动的用网行为记录。”

  第二,体育大数据的采集方法是什么?“互联网+”破题体育数据统计难。体育是一个重公共服务、轻公共管理的行业,在对相关数据的收集和统计方面存在很大的难度。教、科、文、卫、体基本上算是一家人,但是为何体育部门在统计工作没有其他部门做得好,关键问题在于体育项目的多散杂,因为很多长期的民间体育活动或者赛事没有纳入统计体系,导致这一块的数据出现很大的缺失。

  “体育所包含的运动健身项目太多、太细,市民群众自行参与的体育运动项目往往是零星闲散式的,不在体系内,也没有专门的人员或者软件来收集整理相关信息,所以体育部门难以设定精准的统计目标,其数据统计就成为一大难点,这也是政府推动难的原因之一。”黄易说,要解决这一问题,就需要通过体育大数据的相关平台来完成,大数据就是人的用网行为自动记录,形成的全样本数据,那么我们就需要让群众体育活动能够更多的通过网络来介入、参与、完成,让“互联网+体育”的概念更加深入人心,将各类体育活动网络化,从而到达对相关数据的记录。

  第三,体育大数据的统计标准是什么。体育大数据既然是统计人的用网行为,那么统计标准就是人,我们初步设计了一个“国民体育身份证”的概念,其实在网络上就是一个手机号,用户利用手机号登录系统,我们就会记录并分析其一切用于体育有关的用网行为(对体育资源的访问),只要抓住这个唯一的标准,所有的体育统计就会井然有序。

  “目前,对于体育大数据这样全新的平台来说,如何很好的利用它来完成数据统计,还没有一个足够全面和清晰的概念,对此,贵州省体育局提出了自己的观点。”黄易说,我们把体育大数据从业务上分成四个方面——全民健身活动数据、个人健康数据、体育传媒数据、体育产业数据等。在这四个方面的基础上再往下分为两个层次——体育资源数据和人与体育资源之间的关系数据,例如:全民健身活动数据包括体育场馆的基本设施信息、健身环境信息、健身项目的参与度信息、相关教练的信息等,体育传媒数据包括赛事转播的收视率、点击率,网络新闻的关注度等。传统意义上的体育产业数据,很容易被人狭义地理解为体育消费数据,但是真正的产业数据还应该包括体育大数据交易和体育投融资数据即体育创投需求信息和体育产业众筹项目信息,国家如果有了上述这些数据的支撑,才能更加精准、合理、有效的投放资源,出台政策促进体育事业的发展。

  体育大数据

  发展七步走

  对于体育大数据发展路径,贵州省体育局大数据办黄易博士做出了这样的解释——以《全民健身计划》评估核心指标为依据,盘活存量基础体育资源数据,建立体育公共服务平台。用体育消费手段做体育公共服务,同时制定规则,规范体育大数据交易市场,把体育统计工作需求放在市场上解决,发展体育大数据金融,活跃“互联网+体育”创投市场。

  

  第1步——资源在哪里

  首先梳理体育资源和体育相关业务,分类建立一个细化到数据表格的体育资源数据目录标准体系。

  

  第2步——技术标准是什么

  确立数据库文件格式,数据库构架,数据库安全标准,数据库传输标准等一系列IT开发技术标准。

  

  第3步——建公共服务平台

  基于上述后台标准做一个实验性质的体育公共服务平台,平台采用云计算技术,后台数据库统一管理。

  

  第4步——建立大数据共享联盟

  逐步建立体育大数据共享联盟,吸纳有志于开发“互联网+体育”市场的机构。

  

  第5步——建立众创联盟

  在数据共享联盟的基础上建立“互联网+体育”众创联盟,在贵州落实一个体育行业的众创空间,一个体育行业的众筹基金。

  

  第6步——做大数据统计标准

  通过一段时间的使用不断修正平台设计,同时建立体育大数据统计标准,找到体育大数据的关注点。

  

  第7步——起草体育大数据法,建立体育大数据交易所

  总结前期实践经验,在贵州起草一部体育行业的大数据地方法规,成熟后再报国家体育总局提请全国人大立法。在众创联盟的基础上挂牌体育大数据交易所,提升体育大数据资源投融资能力。

  数据观 本报记者 许贝贝 /文

(责任编辑:杨淼)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