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口之家失散12小时震区重聚 称记下了好人的名字

2017年08月11日 08:48   来源:华西都市报   

  11岁的湖南常德男孩胡一诺,距离死亡最近的那一刻,是一块汽车轮胎大小的岩石,从山上呼啸而下,狠狠将他所坐的旅游大巴尾部,砸得凹了进去。彼时,孩子就坐在车内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右肩受伤,流血不止。

  8月10日,在九寨沟景区居民安置点,一位年轻妈妈抱着两个小孩子在帐篷内,一老人前来探望。张浪摄

  “快下车,跑。”尖叫声、吵闹声、哭声中,胡一诺的父亲一声大吼,这辆行驶在从九寨天堂到漳扎镇路途中的大巴车停在了122林场附近,车上47名游客开始在乱石和余震中向前奔跑,年轻人扶着老人,壮年人背着孩子。

  离开,是地震中最大的信念。

  之后,这家人失散三方,70多岁的奶奶和受伤的一诺被优先转移,一诺的妈妈高碧芳和爸爸带着大儿子胡一鸣被困122林场。手机不通,地方不熟,这个扶老携幼出游九寨沟的湖南一家人,是数万游客中普通分子,却面临着自己小家庭里最大的担忧和惶恐。

  重逢,圆满安全的重逢,成为这个五口之家最大的期盼。

  撤离

  11岁男孩独留救助点

  借电话打给母亲无法接通

  九寨沟县彰扎镇,这个群山环抱中的小镇是此次地震的震中。在镇上医院的广场上搭起的十多个帐篷,成为了临时医疗救助点。

  9日下午,记者在这里见到了男孩胡一诺。他穿着一件荧光色的运动上衣,安静地坐在救助点里。他右肩的衣服被剪破,伤口已经包扎完毕,拿着一盒医生开的消炎药,看着眼前绵延青山,发呆。

  “阿姨,可以借一下你的手机吗?”从122林场撤离出来已经3个小时,他和奶奶失散,哥哥和父母还在林场里,说不慌,是不可能的。

  “谢谢,还是无法接通。”他把手机还给记者,趴在椅子上,深深埋下了头。

  这个暑假后就要读六年级的男孩,觉得一下子要接受的事有点多。石头砸向大巴车的时候他是懵的,母亲的惊叫似乎都听不到了,伤口麻麻的,也没有觉得有多痛。下车跑的时候,有不少碎石飞下来,就像电影一样。到了122林场附近,不认识的叔叔把他们护送到宽敞的空地上,有人送来吃的和衣服,双胞胎哥哥拿出兄长模样,跑来跑去给他拿吃的喝的,好像也没有什么怕的了。

  因为有伤,天亮后,胡一诺和奶奶被优先转移出林场,一诺的伤口在彰扎镇的医疗救助点得到了护理,奶奶跟随着另一队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爸妈哥哥都好好的,我就在这里等着就是。”平时的“费头子”这时候变得安静,看见有车来,他会伸长脖子看看;有新的伤员进来,他会站起来,让出位子;到了饭点儿,他自己去拿泡面,吃完后半小时再吃药。

  离开了父母,他把自己照顾得好好的。

  9日,独自等待的一诺。

错过

  一家五口平安撤离

  却失散在三个不同地方

  同一时间的另一边,122林场里,一诺的母亲高碧芳没法淡定,一会儿担心儿子的伤,一会儿想着婆婆有没有受到惊吓。更多时候,她和丈夫一起,安抚着同一旅行社的其他团友,时不时去林场内的救助点看看,有没有什么自己可以帮忙的。

  “我们撤退是按照重伤员、轻伤员、老人、孩子的顺序,最后才是我们青壮年。”高碧芳告诉记者,9日下午4点左右,他们按照十人一组开始撤退,每一队有一个带头军人。“一路上到处是塌方,到了容易滚石头的地方,带头人就停下先观察一下,再让我们快点跑过去。”

  他们几乎是一路小跑,来到四上寨入口,坐上安排好的车。突然,一直没有信号的电话响了。“妈妈,爸爸,你们在哪里,我在第二医院这边等你们。”打通电话的一诺有点激动。结束通话后,他雀跃地告诉记者,我爸妈出来了,坐着车,马上来接我。

  男孩默默站在了医院入口处,觉得下一秒亲人就会出现。

  天渐渐黑了,月亮出来了,山里开始降温,救助点的灯被点亮,一诺的父母还是没有出现。“我们以为二医院在县上,于是就到了县城。”在九寨沟县的文化广场,高碧芳得知婆婆在县医院,但儿子还一直找不到,“后来知道一诺还在彰扎镇,我一下就绷不住哭了,这里没有认识的人,他一个小孩子,怎么下山呀。”

  重逢

  深夜求助交警

  失散12小时一家终团聚

  8月10日晚上9点,九寨沟县灯火通明,一趟趟大巴往返在路上,越来越多的游客在文化广场等待撤离。

  高碧芳实在没办法了,便让丈夫去医院接婆婆,自己带着孩子找到了执勤的交警,“真的就是随便‘抓’的一个,我哭着说儿子还在山上,实在没办法了。”

  交警联系了救护车上山接一诺。等待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分外漫长,不认识的游客涌上来安慰这位焦虑的母亲,“一家人,要完完整整地来,一个不少地回去呀。”

  晚上11点,胡一诺终于见到了父母、奶奶和哥哥。失散12个小时后,这个五口之家,终于重逢。

  8月10日早上9点,九寨沟县已经完全苏醒,或者,又是一夜无眠。

  在县中心文化广场,等待最后撤离的游客排着长队。经历了地震后的心有余悸,不少人都一遍又一遍地打着电话、回着短信,报着平安。

  胡一诺和胡一鸣两兄弟蹲在树下,津津有味地看着蚂蚁搬家。不远处,高碧芳时不时朝儿子们看上一眼,“今天到成都,明天中午的火车就回家了。”

  这位母亲,在手机里,拍下了那些帮助过他们的路人们的照片,记下了他们的名字。这里面,有在122林场的夜晚脱下自己的衣服给他们的村民,有自己家里也受灾、却仍在为他们熬粥做饭的志愿者,还有一趟趟在乱石飞沙中往返着、将他们带出险境的军人……“我想记住他们,好好感谢他们。”

  临近中午,车来了。胡一诺和哥哥走在前面,父母牵着奶奶走在后面,这个五口之家,要回家了。

(责任编辑:宋雅静)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