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列车炊事员的故事:和新生女儿7分钟视频“团聚”

2018年02月11日 13:16   来源:重庆晨报   

  K74次列车炊事员于浪

  和新生女儿的 7分钟视频“团聚”

  “幺儿,这几天乖不乖?”

  “家里都还好吧?二妹怎么样,喝奶喝得怎么样?”

  ……

  2月8日下午,酉阳火车站,K74次列车停靠的时间不到7分钟,该车炊事员于浪趁着有信号,跟在达州医院的妻儿视频。于浪今年25岁,却刚当上了“二胎老爸”,虽然才当了没几天。

  当二娃遇上春运,作为列车工作人员的老爸忍痛将陪护假延期。带着对家的牵挂,他奔波在列车上,为更多人能回家团聚,送出自己所能提供的那一份温暖。

  视频

  趁着到站,7分钟的“团聚”

  “7分钟,时间挺足的,我想趁着有信号,跟他们发个视频……”

  从秀山乘坐K74次列车回重庆,沿途多隧道、多长隧道,最长的隧道,列车通行了半小时以上。在这种情况下,偶然收到一个信息,要一个多小时后才能将回信送达对方。

  “我们是两班倒,只要是下班时间,只要有信号,都要联系,能视频尽量不打电话,能打电话尽量不发信息。”于浪与妻子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夫妻俩一直在视频或语音聊天,两人还在商量着给孩子取名的事,“你觉得‘小萌’这个小名怎么样?”“大名你想好了没?等你回来取哟!”妻子还给他发来了照片,母女俩穿着月子装,萌趣动人。

  于浪仔细翻看着妻子发来的信息,眼里尽是温柔的目光。

  K74次列车起于上海,终点站为重庆,途经江西、湖南等省市。在上海、江西一带,隧道少,信号好;而在湖南、重庆这一段,隧道就比较多,于浪与家人的联系,时断时续。于浪“最怕没信号”,妻子是剖腹产,月子里的每一点情况他都希望第一时间知道,也怕妻子报喜不报忧,因此“不怕耗流量”,都要视频通话。

  在酉阳视频的时候,于浪和妻子的话不多,把镜头给了3岁的“大娃”和刚出生的“二妹”。“二妹”的状态很好,听到爸爸的声音,激动地挥着小手。

  当晚七点过,到达重庆北站后,于浪就可以坐通勤车回达州。“路上小心些,半夜三更的。”于妻知道,即使赶上最近的一班通勤车,于浪到达州也已经是凌晨两点半了。

  假期

  春运忙完,还是要请个陪护假

  一米八的大高个,穿着厨师服、戴着厨师帽,于浪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成熟。于浪说,他在大专学的就是与列车有关的专业,因为喜欢做菜,毕业后就到列车上当了厨师。妻子张月是他的中学同学,当时互有好感,但在工作后才正式耍朋友。

  儿女双全,大家都说他有福气。

  “老婆很辛苦,是家里的大功臣。”于浪说,“要努力挣钱了,两个娃的奶粉、尿布、钢琴培训费……”他说,作为两个娃的爸爸,他是有一些压力,但“有压力才有动力”,这种幸福的烦恼,总的还是快乐比较多。

  于浪还记得,2月5日早上九点,他跟着妻子一起进了产房。

  “我们提前一天,已经做好了所有的预产检查,一切正常。”手术比较顺利,九点半,“二妹”顺利出生。和女儿刚刚团聚了12个小时,当晚9点半,于浪就坐通勤车到重庆北站,准备K74次列车的出乘。

  离别的时候,于浪先哄“二妹”入了睡,想对妻子说什么,却不禁哽咽,“第一个娃出生的时候并不是春运,当时为了工作,没有耍陪护假。”这次的陪护假又延后了,让他对妻子的歉意更大。

  目前,于浪的妻子还住在达州的妇幼保健院,由婆婆和丈母娘轮流照顾。

  于浪出乘一趟,耗时三天左右,此后回到家,也能休息三天左右,2月8日下午,距离回家还有不到12个小时,他很激动。“这次,春运忙活完,我还是要请个陪护假,她带着两个娃,太不容易了。”

  ■声音

  “选择了,就要承担”

  早晨7点多从重庆北站出发,第二天中午12点过到达上海南站;休整不到3个小时,又从上海南站返程。这趟K字头的列车,往返上海、重庆已有些年头,重庆的游子们,便随着这趟列车来来往往。

  春节即将来临,餐车上贴上了窗花,拉起了红色的福字,一幅团聚的景象。事实上,列车的工作人员常常没法团聚,即使是除夕夜,即使列车上的乘客很少,他们都需要坚守在岗位上。

  “我们都知道他生了二娃,他这一趟出乘,脸上全是笑容,同时也多了一份牵挂。”列车餐车长王亨亚说,他们完全能够体会这个大个子心中的牵挂与温柔,也为他高兴。

  忙碌的春运,让小于的假期泡汤,大家也为他惋惜:“没有办法,选择了这份工作,就需要去承担这个职业必须承担的责任。”这群人的坚守和付出,温暖了游子们的回家路。

  本报记者 蒋敬诗 张旭

(责任编辑:杨淼)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