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流露的纯净美

——品味李德光的工笔画
2011年01月26日 16:33   来源:中国经济网   胡考绪

 

期盼

 

    我的好友刘柱昌是闻名全国的观赏石“大玩家”,自然而然的与“文化人”打交道多,在画家的圈子里也有不少朋友,譬如宋雨桂、何家英、崔如琢、曹无、梁连生等等。这天相聚,他随手递给我一本画集:“看看,画的咋样”?

    其实,我不懂画。只是,在他眼里干记者是“玩笔杆子”的,“玩笔杆子”的人理应多少懂点画,看他一脸兴奋劲儿,我意识到可能是画的不错。答应带回家看看。回家后忙活其它事,也忘了看画集。晚上无事,看到画集就翻开了。

    画面尽是一幅幅工笔画,实话说,刚浏览时,我并没有动心。但看着看着,眼球被迷住了,20多幅画,足足看了一个小时!忽然来了提笔的冲动,就落下了上述题目。

    说“纯净”,首先是一种画面视觉。你瞧,20多幅画,题材多取自东北原生态下的自然场景。如《暖春》《红梅迎春》《北国红豆》《朝夕相伴》等,或是冰柱、白雪丛中的黄迎春花;或是天鹅、蓝水及清澈见底的童话般的卵石。又如《关东山宝图》、《秋浦图》《秋恋》等,或是月光下淡黄色的东北山参剪影;或是蜻蜓点点和飘逸的蒲公英。无疑,这些画面尤其是冰柱、白雪、蓝水,相信只要具备了较强的绘画技能,从视觉上再现“纯净”应该不难,难一点的是,能把这种“纯净”让人深感同受,感觉到一种“纯净”,就不那么容易了,也不能不叹服画家的“真功夫”了。就说那些冰柱、白雪、蓝水吧,本属“无色”或“单色”,但在画家的笔下,似乎还是“墨分五色”,硬是靠细微的色差和细细刻画,让景物有了层次,有了质感,而且有了很强的质感。“雪都画的毛绒绒的”,我想起了铸昌送我画集时的感慨。让我感兴趣的是,画家不仅是“墨分五色”,而且在“冰”、“雪”的表现上,采用了大量的“露白”技法,从画面的整体效果上看,这些技法运用的相当娴熟。在我这个外行人的眼里,画家“师法自然”,在走创作之路,而不象有些画家,为达到画面的视觉冲击,不惜使用白粉等诸多材料硬性“制作”,当然,我并不反对那种探索式的“制作”,我想强调的是,“自然”会走的更远,而且容易达到“必然”。

 

 

渴望


    说“纯净”,还有一层意思,读过这些画作,给人一种心理上的“纯净”,这或是我“冲动”的原因。如果不看画面,我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出来,月光下的几棵东北人参,竟在缭绕的白云中翩翩起舞,活活的一幅嫦娥奔月图!这奇妙的想象和深化,或许是画家对身边物种的珍爱触动了情思,或许是人参的根须线条落入画面后打开了画家想象的翅膀,画家笔下的山参,已是通了人性的宝物、生灵,承载和放飞着画家美好的憧憬。更让我意想不到的是,一幅带有批判色彩的《流失的岁月》,通过一棵被砍伐掉树干只剩下一小段矗立的树皮及饱经年轮树墩的“大特写”,让人看到树墩被岁月的雪霜吞噬出一道道深深的“皱纹”,旷野没有水流,没有草绿,没有花红,有的是在树墩裂缝中“钻”出来几棵枯草,还有一只攀附到枯皮顶端的小老鼠俯视着大地,似乎在寻找着什么,在寻找什么呢?是在寻找正飘来的几片黄叶吗?还是象惆怅的落叶一样,在寻找已失去的生态家园?读完这幅画后,我在想,如果我是一个画家,当我刹那间从青山绿水中进入戈壁大漠,那种反差该有多大?笔下的青山绿水该有多美,荒凉的戈壁大漠该有多丑陋?这种情绪笔洒到画面上该有多疯狂?而画家笔下的画面,非但不“丑”,反而“美”极了;非但“不疯”反而“静”极了,我真想对着画面上的那几棵枯草喊,你们不能迎风摇动摇动,表示一下你们对失去了生态家园的反抗吗?静下来细细想想,正是“此处无声胜有声”,画家的高明之处,寓丑于美之中、寓动于静之中。

 

 

绿遍天涯


    我特别欣赏的是,这些画作不但“纯净”,而且美,如果说“纯净”更多的来自选题的新颖,过硬的表现技能,主题的提炼与升华。那么,“美”更多的是来自画家独具的绘画语言的表述,绘画形式的创新探索,是得作品罩上了一层梦幻般的色彩,飘逸?率真?雅趣?似乎是,又似乎不全是。读这些画的时候,我隐隐约约有一些读何家英作品的感觉,不是一种触手的感觉,而是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为什么为有这种感觉呢?想来想去,是两者审美情趣趋近表现在作品中的影子。常言道“画如其人”,画的格调高下,源于人格、学养和艺术气质。翻阅画家的介绍,始知画家叫李德光,生于青岛,出身贫寒,闯过东北,当过伐木工人,但生活再艰难舍弃很多就是没有舍弃绘画的嗜好,“工笔靠的是功夫”,已近“知天命之年”的他仍天天笔耕不辍,作品自1985年以来数次参加全国美展5次获过大奖。

    在画集上还看到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专门给李德光画作写的评价文章,题目就是“他以纯净的心加上笔耕不辍的勤劳”,其中有这样的评价:“德光的画典雅清新,具有丰富的审美内涵,在绘画中已经形成了自己鲜明的艺术风格。” (中国经济网记者胡考绪)

 

    相关新闻:

 

    他以纯净的心加上笔耕不辍的勤劳

(责任编辑:王姣雁)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