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松林:负碳经济将引领人类第四次创新革命与浪潮

2011年10月20日 11:16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珠海10月20日讯(记者李茹萍) 在当今全球面临六大危机的“世界性问题”之时,在当今世界经济不景气之时,美国的苹果公司却一枝独秀。正当这时,苹果公司的掌门人乔布斯却走了,一个能使苹果公司逆世界经济发展方向的人,一个这么伟大的人走了,全球的媒体都在问下一个乔布斯会是谁,谁将主导未来世界。记者以这个问题采访了负碳经济学创始人詹松林博士,想从他那里听到答案以饷读者,詹博士却说出了与众不同的见解与看法。

    詹博士说:人类历史上称得上创新的革命共发生过三次:第一次是蒸汽机技术革命;第二次是内燃机与电力技术革命;第三次就是计算机与信息技术革命,也被称为第三次浪潮。

    前三次创新的工业革命,每一次技术创新,都推动着人类社会向前迈进一大步,都深刻地改变了人类的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

    第一次创新的工业革命,把人类带进了蒸汽时代。这次工业革命的技术创新创造了巨大的生产力,促进了世界经济的快速发展;但随之使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直接对立的阶级:工业资产阶级和工业无产阶级;与此同时,也改变了世界的面貌,使东方从属于西方,并使世界日益成为一个彼此联系不可分开的整体。

    第二次创新的工业革命,把人类带进了电气时代。电力的发明和使用,使世界经济出现了两个重要的发展——科学开始大大地影响工业,大量生产的技术得到了改善和应用。

    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创新则把人类带进了第三次浪潮的信息时代。作为现代信息核心技术的电子计算机得到迅速发展和广泛应用,极大地提高劳动生产率,促进了生产的迅速发展。并由此产生一大批新型工业,第三产业迅速发展了起来,因而推动了全球社会生活的现代化,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学习、交往和思维方式。这次技术创新的革命,再次证明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发展最重要的推动力,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回顾历史,人类社会发展到现在,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尤其自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人类就步入了大量自然资源和能源消耗时代。工业革命至今,人类发展的基础就是自然资源和能源,特别是矿产资源及化石的能源的使用。经济发展与大量消耗、破坏自然资源与碳排放污染环境与破坏生态几乎可以划等号!

    前三次工业革命的技术创新具有“双刃剑”的特性,这些是蒸汽机、电动机和计算机的发明者没有预料到的!经过前三次人类历史上称得上创新的“革命”后,在各国经济不断增长和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的同时,地球的自净能力和承载能力越来越变得接近极限,进而以资源短缺、环境污染、气候变化、生态破坏、金融失衡、和平威胁为主要内容的全球六大危机愈演愈烈。全球无数的工厂污水、农田用的化肥和杀虫剂,从小河到大江,再到海洋,一路汇集,所有的水质都在恶化;塑料、橡胶、玻璃等生活垃圾,聚集在你我的周围,不管焚烧还是填埋,都是污染源。整个社会到了严格控制污染也控制不了污染的时候。

    工业革命带来的强大技术的工业文明,以自然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信念,进行过度开采和对地球资源的破坏,以征服的方法实现目的的价值观已扩展到全球。导致我们挤破了城市,种薄了土地,耗尽了牧场,捞尽了湖海里的鱼,抽干了石油,挖尽了煤和矿,污染了空气、陆地和水域,热带雨林消失了,生物圈失去了平衡;导致能源、原材料、食品、气候、环境、生态、空气含氧量、都市化、人口、贫富差距、金融、经济、和平等危机。揭示了当今人类开发环境的方式从本质上讲是不可持续的,揭示了当今社会面临的是所坚持的物质发展的增长需求将达到地球的外部极限,从而产生了人类发展极限的巨大问题;说明人类迫切需要从根本上重新评价对地球的管理方式以及我们的生活方式,要转变思想、道德观进行变革,改变当今人类和自然界正处于冲突的状态,寻找新的经济发展模式,继续生存发展下去。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如果人类还继续高傲地狂奔在工业文明的赞歌里,或许就会走向大规模灭绝的边缘。

    问题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由前三次工业革命带来的文明,现时还在滋润着人类。自然,每个人都不希望抛弃这些依赖,回到农业文明时代,甚至茹毛饮血的时代。诚然农业文明时代是碳排放最低的时代,对自然资源和石化能源依纯度最低的时代,人类的内部发展极限与地球的外部极限相距甚远的时代,但人类还能再回到农业时代吗?也只能空有留恋而已。

    农业时代是回不去了,但人们又日益深刻地认识到,三次革命创新带来的产业革命以来的经济增长模式,已经导致全球性的发展极限,使人类社会面临严重困境,而且是越陷越深,面临全球政治、经济突变。

    在当今世界形势下,人类正处在发展的十字路口上。而全球经济以“节能减排降耗”为核心的发展潮流中,实际上有两种未来的发展模式。一种模式是沿着1750年以来的工业化曲线,继续遵循“黑色发展轨迹”走下去。这条所谓“黑色发展轨迹”具体而言就是,全球经济总量继续增长,与此同时碳排放也随着持续上升,全球气温以加速度升高。如果按照这样的趋势走下去的话,到2030年全球碳排放将会达到大约400亿吨,而且还会继续上升。实质上,从第一次工业革命开始到现在,人类所消耗的地球资源,已经是远远超过了在此之前的上下五千年人类所消耗的地球资源的总和。未来的日子里,人类必然要不由自主地面对由资源的生成大于人类的消耗到资源的生成远远不能满足人类的需求这一客观现实。过去两百年来的人类文明动力大都基于碳燃烧,因为两个限制这种方式现在已经走到了尽头,一是碳基能源资源的有限性,二是碳基能源燃烧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碳,从根本上改变了地球的大气结构。现在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上二氧化碳的浓度是400-450PPM,已过了临界值,恶劣气候将会频繁发生,美国研究人员吉尔伯特·普拉斯详细分析了各种气体吸收红外线的能力。他的最终结论是,大气中二氧化碳浓度增加一倍,地球温度将升高3至4摄氏度。

    ——气温升1℃,美国粮仓变大漠。

    ——气温升2℃,1/3动植物消亡。气温上升2℃,三分之一的动植物种群因为天气变化而灭绝。

    ——气温升3℃,气候彻底失控。气温上升3℃是地球的一个重大“拐点”,因为地球气温一旦上升3℃,就意味着全球变暖的趋势将彻底失控,人类再也无力介入地球气温的变化。

    ——气温升4℃,人类口粮吃紧。气温上升4℃对于地球的大部分地区来说都是灾难。

    ——气温升5℃至6℃,95%的种类灭绝。将有95%的种类灭绝,地球面临着一场与史前大灭绝一样的劫难。东英吉利大学教授,英国南极科考队首席专家科尼·勒·奎利说:“控制全球气候变化的唯一方法就是大量削减碳排放”。

    气候变化仅仅是众多变化中最能擦觉到的其中一种,与气候变化相关联的还有生态、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文明等变化,已经导致整个人类文明的基础将被动摇了。显然,这就会导致全球巨大的生态灾难、资源极限、贫富差距日益恶化,社会稳定遭受威胁。这不符合人类的共同利益,必须摈弃这样的发展模式和增长方式。

    尽管当今六大危机的“世界性问题”非常严重;工业文明的道路又走不下去,但是也无需绝望,因为当今社会面临的危机和工业文明带来的发展极限是可以克服的。但运用武装力量和采用传统的陈腐的价值观、世界观和近视的国家制度的框架中实行技术修补是做不到的;靠过往的技术已经为世界经济的增长延长了时间,但却不能在根本上排除增长的最终极限,因为人类赖以生存的地球是一个“常数”,难以改变,现在人类的活动正逼近这个常数逼近极限,已威胁可持续发展和人类生存。

    那么,人类还有另一种经济发展方式就是以全新的发展观选择走新能、零排、再生、高效、共富、和平的经济发展之路。换句话说,在未来经济增长的同时,能源开始转变成可以再生的清洁能源,停止开采石油和矿石,自然压力开始降低达到平衡,贫富差距开始缩小终将实现共富,人类矛盾开始缓解迈向和平;避免社会结构进入危机性不稳定状态;碳排放最终与经济发展脱钩。这就是世界各国正在努力实现的目标。

    通往没有六大危机新社会的道路会有千难万险甚至灾难,如果我们还带着现今工业革命延续下来的价值观、世界观、道德观、物质观、经济发展方式、分配制度、福利制度、技术壁垒以及现有的结构和态度随波逐流,依靠一些不成系统,单一的新技术手段,尽管我们的技术可能是崭新的,但是他们对社会具有的那种冲击力和影响力却并不是新的,以及没有明智地全面迎接根本性全系统经济革命的社会准备,未来还将是一片黑暗。

    在现有的科技无法解决社会自身的经济发展等问题时,唯有改变观念,寻求突破性的发展经济模式和突破性的新科技创新的成果来打破既有的枷锁。从目前来看,人类要实现没有发展极限的经济发展方式,必须进行全社会技术系统的创新革命,此次创新革命的标志发明还必须是控制碳排放,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和解决环境污染与资源再生使用等的崭新科技体系的创新以及清洁能源技术、零排技术、负碳技术为主要内容和消除各类污染源为辅等的系列科技发明。这些技术发明、科技发明还要实现廉价而能大规模地应用。因此,才能使全社会发展模式颠覆性改变,领略到新天地,找到一条可持续发展的出路,使人类跨越“征服自然”的门槛,进入新文明新时代。

    詹松林博士认为,实际上人类进入21世纪以后将会发生一场新的工业革命。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围绕新能源、新材料、新环境、新生物、零排、负碳、资源可再生、生态修复等八大技术所构成的负碳科学体系的重大创新与突破所产生的负碳工业革命。

    纵观历史,在经济危机和经济萧条时期最容易产生科技的创新。事实证明当今世界无论在新能源、新材料、新环境、新生物科技及工业的清洁零排生产,温室气体零排和转化利用成负排技术等都已经成熟,只要整合全球资源完全有足够的我们所需的新技术支撑目前世界急需进行的世界经济模式改变和正要进行的负碳工业革命。从2012年起未来十年(尤其从2012到2015年更为重要时刻),是全球经济要从根本上改变工业革命以来的高碳经济发展方式的重要时期,也是催生人类第四次创新革命和掀起人类第四次浪潮的重要时刻。要改变当今世界高碳经济发展模式,终极目标历史将会选择发展负碳经济。因为,低碳经济、零碳经济是一个量变的过程,只有负碳经济才实现了质的变化。负碳经济是人类社会继农业文明、工业文明之后的又一次重大进步,将引领全世界实现可持续发展的人类第四次创新革命和第四次浪潮。

    面对发展极限,面对当今六大危机的“世界性问题”,实际上人类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做出全新的发现来提高社会变革速度,也还没有从根本上提出摆脱人类生存和发展极限的方法和措施;只是在被动地应对,总是用“造成问题的思维方式去解决问题”,导致解决了老的问题,新的问题又产生了。人类“被灭绝的威胁是真实的,但也是可以避免的,在巨变这一临界期,新的机会是开放的”。

    “试图通过政治和组织的方法与在现有经济发展方式内的重新调整和采用各种改革来应对人类生存、发展极限等复杂问题,历史将会证明没有一种方法能奏效,最多只能提供暂时的缓解”。詹松林博士说:如果人类想从六大危机的“世界性问题”中解脱出来,人类就必须要进行一场与以往全然不同的颠覆性的革命,且这场革命必须发生。将要发生的颠覆性革命就是以负碳科学体系为支撑以负碳工业革命为背景的负碳经济创新革命,将是继蒸汽机、电力、网络革命之后的人类第四次创新革命,人类的第四次浪潮。人类的第四次创新革命不再是单一领域的技术革命,而是全社会的技术系统和工业发展方式和发展理念突破性、颠覆性的创新革命,实现从征服到和谐的飞跃,人类的第四次创新革命将给全世界带来全新的与地球极限共存的文明;将终结前三次的创新革命是围绕着与地球极限作斗争的文明的历史;将在根本上全面解决人类面临的六大危机的“世界性问题”和发展极限,实现人类快速发展无极限的伟大理想。

    为了推动人类第四次创新革命和浪潮,中国·普天环保产业有限公司、普天控股(集团)股份公司创建了世界首座负碳城。詹博士向记者概述了“负碳城”的创新核心和要义所在:就是从清洁生产到负碳生活,从工业、农业到第三产业,从城市负碳经济理念到生态负碳的规划设计,从清洁能源的使用到污水处理、废水回收使用,从零能耗建筑到可再生能源交通系统,从零污染可再生垃圾处理系统到人类首个有思想的城市睿智管理系统,以及从共富分配到共享型社会福利体系等人类生活的各个领域全系统的创新,全面推动和迎接全球负碳工业革命和第四次浪潮的到来,将领先应用全球负碳工业革命带来的成果。把负碳城创建成为人类第四次创新革命的世界首座试验城,建成全球首个全面推行负碳经济的生态城,建成全球首座突破发展极限的共富城。世界首座负碳城的创新为人类可持续发展积累宝贵的经验,创新出世界首个成功范例,用实践影响人们的认识和改变人们的观念,促进人类第四次创新革命和浪潮的早日到来。演化到一种崭新整体性的文明,进入到一个和平且可持续的世界。

    目前自然环境和石油、矿石等自然资源的极度约束已经成为世界经济发展最大的矛盾所在,我们只有瞄准创新,围绕全球第四次技术创新——负碳经济创新革命带来根本性转变的历史机遇,终结世界经济发展以碳燃烧为基础的工业模式,正是化解这一矛盾的突破性解决方案。

    大量事实表明,水、大气、固体废弃物污染的大量产生,与资源利用水平密切相关,同过往粗放型经济增长方式存在必然联系。大力发展负碳经济,推行清洁生产,可将经济社会活动对自然资源的需求和生态环境的影响回复到地球拥有的自身控制系统下提供生命宜于生存的环境,从根本上解决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

    发展负碳经济,不是要回到原始生态状态,而是在更现代化进程中选择更先进的生产方式,通过更科学的制度安排,走经济快速发展、生活更富裕、生态平衡的新自然经济科学发展之路。

    作为负碳经济学创始人的詹松林博士向记者详述了什么是负碳经济学?所谓负碳经济,就是通过技术创新、制度创新、产业转型、新能源技术、新材料技术、新环保技术、新生物技术、零排技术、负碳技术、资源可再生技术、生态修复技术等构成负碳工业体系的开发应用等多种手段,实现原材料可再生、能源可再生且清洁,扼制温室气体排放,化解气候变化,达到快速发展无极限,达到共富分配和共享社会福利人人富足的新自然经济共富共享社会的永续发展的经济模式。

    负碳经济有两个基本点:其一,它是包括生产、交换、分配、消费在内的社会再生产全过程的经济活动负碳化,把二氧化碳(CO2)排放量尽可能减少到最低限度乃至零排放,获得最大的生态经济效益。其二,它是包括生产、交换、分配、消费在内的社会再生产全过程的能源、资源消费负碳化,形成清洁能源和无碳能源及资源可再生的国民经济体系,保证人类经济社会有机整体的清洁发展、绿色发展、绿色消费、绿色经营和可持续发展。

    负碳内涵延展为:“负碳经济”、“负碳技术”、“负碳工业”、“负碳生产”、“负碳再生材料”、“负碳能源”、“负碳消费”、“负碳发展”、“负碳生活方式”、“负碳哲学”、“负碳文化”、“负碳艺术”、“负碳人生”、“负碳生存主义”、“负碳家庭”、“负碳社区”、“负碳城市”、“负碳社会”、“负碳文明”、“负碳世界”等一系列新概念、新思维、新意识、新道德、新思想、新发展观。

    负碳经济与传统的经济发展模式比较,它的主要特征是以低能耗、高效率、零污染、零排负排、资源再生为基础的经济模式。是能源高效利用,清洁能源技术和减排技术创新,产业结构和制度创新以及人类生存发展观念的根本性转变,使人类从工业革命的带血GDP往负碳工业革命的绿色GDP转变,实现快速无极限发展。

    当今全球所主张的节能减排客观上也存在着边际成本与减排难度随减排量增加而增加的趋势。单纯节能减排也有一定的范围所限。因此,必须从全球负碳经济发展大趋势着眼,通过根本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和调整发展战略,把宝贵的资金及早有序地投入到未来有竞争力的负碳经济方面。

    负碳经济是一种充分利用资源、充分节约资源、充分实行环境保护的经济投入产出成正比的运行模式。

    负碳经济既是经济的增长方式,又是高新技术的应用,还是和谐环保的,实现从末端治理到源头控制,创造社会财富和修复自然财富二者之间均衡关系的现代科学可持续发展理念。

    负碳经济是经济发展过程中碳排放量、生态环境代价及社会经济成本最低的经济形态,是一种能够改善地球生态系统自我调节能力的具有可持续性的经济发展模式。

    负碳经济的发展模式将在自身经济社会发展中产生的二氧化碳全部吸收和移除的同时,还能消耗、吸纳、转化大气中的二氧化碳,化害为宝,实现清洁生产,杜绝工业污染。这种高于“低碳经济”的前沿性理念与模式,涉及环境、产业、消费、管理及社会等广泛领域,其实质是创建清洁能源结构和创新经济形态,其核心是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和发展观、经济运行模式的改变,其目的是为从根本上摒弃工业文明的发展方式,推动崭新的可持续文明的到来打下坚实的基础。

    负碳经济的全球发展要求将催生出大量新的技术、工艺和生产方法,新的市场、管理机制和商业模式,新的制度安排。这将是一场具有历史意义的重大创新革命,将引领人类社会建立起全球可再生的能源系统、可再生原材料系统、零排放系统、负碳系统和新环保、新生态系统,最终实现由高碳到负碳为特征的时代的跨越,真正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发展,其规模、深度和影响力,将超越与人类社会曾经历过的蒸汽机、电力、信息等重大技术革命。负碳经济革命与工业革命相比具有颠覆性的飞跃,将推动人类社会文明的一次跃迁。

    发展负碳经济既是一场涉及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价值观念、道德准则、国家权益和人类命运的全球性革命,是实现世界或一国或地区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必由之路,又是全球经济不得不从高碳能源转向零碳能源、负碳能源和利用有限的资源去创造更大的财富,突破地球极限的一种必然选择;负碳生活代表更健康、更自然、更安全、低成本、低代价。

    詹博士说:以八大技术构成的负碳工业体系实现全社会、资源再生和高效使用及其产品为核心的负碳经济覆盖面广,涉及能源、工业、农业、服务业、环保、生态、公共设施、家庭等几乎人类社会所有领域。如果相关技术及产品在各国政府的引导下得到广泛系统应用和深入开发,在投资的推动下全球在未来将形成一个几百万亿美元规模的新兴负碳工业产业实体经济所构成的负碳经济体系,因此负碳经济不仅能带动世界经济走出困境,并将成为在全球经济发展史上颠覆性的第四次创新革命和浪潮。

    由此可见负碳经济革命,将比前三次工业革命意义更为重大,影响更为深远,是21世纪人类最大规模的经济、社会和环境的总体革命,世界各国绝不能错失良机。

    只有人类共同合作,走负碳经济发展之路,我们才有可能把全球温度上升的幅度控制在工业化之前的2℃,实现遏制气候变化;实现使用新能源保证能源安全;实现资源再生达到生态平衡;终将实现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生态效益的完整统一,保护好人类赖以生存的大气、淡水、海洋、矿产、土地、粮食、森林等生产和生活资源;实现根本性远离和摆脱地球外在局限给人类带来的内在增长极限,化解当今世界面临的六大危机的“世界性问题”,使子孙后代能够永续快速发展和安居乐业。

    21世纪是创新、变革的世纪,创新、变革是全球共同关注的话题,谁抓住负碳经济革命这一人类第四次创新革命的机遇,谁将主导人类的第四次浪潮,谁将会成为未来的强者,谁将主导这个世界!

(责任编辑:王姣雁)

商务进行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