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东北经济——辽宁行】辽宁淡化"速度经济" 走高质量发展之路

2017年01月12日 08:46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中国经济网沈阳1月12日讯(记者 杨淼)东北振兴发展是这几年舆论热度不减的话题。2016年,党中央国务院密集出台振兴东北的政策文件来支持东三省经济复苏,彰显了振兴东北在全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的重要地位。

  10日,由中央网信办组织的“直击东北经济——辽宁行”新闻媒体记者见面会上,辽宁省政府研究室党组书记乔军用八个字来概括了辽宁这一年的发展情况:“长子情怀、担当奉献”。纵使2016年对于辽宁来说,各方压力很大,但辽宁省委、省政府正在践行国家政策,趟出一条全面振兴的新路。

  2016年国务院密集出台新政支持东北振兴

  东三省经济基础雄厚 优势明显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2016年,上至党中央国务院、再到地方政府,对于东北振兴发展都在努力。经记者梳理,从2015年年底开始,国务院通过了《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等来支持东北振兴战略。

  2016年,国家发改委印发《推进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三年滚动实施方案(2016-2018年)》,重点围绕着力完善体制机制、着力推进结构调整、着力鼓励创新创业、着力保障和改善民生四大核心任务;去年年底,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入推进实施新一轮东北振兴战略加快推动东北地区经济企稳向好若干重要举措;除此之外,国务院还批复了《东北振兴“十三五”规划》……

  国家发改委振兴司司长周建平表示,短时间内密集出台如此多支持振兴东北的高级别、高含金量的政策文件,充分体现了党中央、国务院对振兴东北工作的高度重视和关心,彰显了振兴东北在全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的重要地位,振兴东北事业迎来前所未有的重要战略机遇期。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姚景源也认为,东北三省有基础、有条件,经济增速可以回升,以制造业为例,从中低端向中高端发展,东北具有的优势是很多省份不具备的。

  辽宁省委书记李希也曾表示,“再用10年左右的时间,东北经济要走在全国的前面,要成为我国装备制造业的基地和技术创新研发基地。我们要攻坚克难抓落实,时不我待抢机遇。”

  2016年辽宁省积极应对经济困局

  淡化“速度经济” 走高质量发展之路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2016年,辽宁省发展过程中面临两大困境:经济下行压力大和修复生态政治任务重。用乔军的话来说就是辽宁正在经历“爬坡过坎”、“滚石上山”的过程。

  2016年前三季度31省区总量排行榜。制表人:杨淼

  中国经济网日前梳理过2016年前三季度31省区总量排名情况,辽宁以经济总量19952.81亿元排名全国第十,这说明辽宁省本身经济基础很好,有条件也有实力实现进一步的经济复苏和发展。

  据中国经济网了解到数据来看,辽宁省2016年全力推进各项改革任务,保持了全省经济社会发展大局的稳定,老工业基地振兴发展也呈现出很多亮点和变化。

  辽宁省另辟蹊径,淡化了“速度情节”,把目光放在了追求高质量上。2015年数据显示,辽宁GDP虽然增幅不高,但运行质量很高,税收占预算收入提高3.4个百分点,就业新增40万,失业率低至3.4%,零售总额增长12.1%......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得到的最新数据显示,2016年,辽宁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完成2199.3亿元,增长3.4%,扭转了负增长的态势,高于全年预期目标0.4个百分点。其中,税收收入1687.4亿元,增长2.2%,占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比重达到76.7%。

  城乡居民收入继续增加,预计全省城镇、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实现32860元和12870元,分别实际增长4%和4.9%。城乡区域发展协调性增强,新型城镇化积极推进,常住人口城镇化率67.5%。城镇新增就业42.1万人,城镇登记失业率3.88%。居民消费价格总水平涨幅1.6%左右。

  据乔军介绍,2016年辽宁省预计第三产业增加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首次过半,达到50.9%,比上年提高5.8个百分点。预计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完成1.34万亿元,增长5%左右。

  这些实实在在的数据证实了辽宁省不但在经济结构调整、市场消费、民生等方面取得积极进展,而且很好地贯彻了中央7号文件和国务院28号、62号文件精神,在力保速度、推进经济平稳的基础上,更注重高质量、高效地推进各项改革任务,更加实事求是让民众看到、切身感受到辽宁这一年来的变化。

  辽宁全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重塑老工业基地新格局

  2016年辽宁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依旧坚定不移地通过推进供给侧改革,砍掉过剩产业、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来取长补短,重塑辽宁老工业基地新格局。

  据乔军介绍,2016年,辽宁扎实推进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五大重点任务。

  数据显示,辽宁在2016年清退煤矿44处,化解煤炭过剩产能1361万吨,比计划多退出煤矿5处,多退出产能34万吨;压减粗钢产能602万吨,提前完成“十三五”化解钢铁产能任务目标;辽宁省房地产待售面积明显下降,可售商品住房去化周期比上年底缩短5.4个月;预计辽宁省属企业资产负债率比上年末下降2.3个百分点,“三项费用”同比下降5.1%;减免企业及相关纳税人各项税收840多亿元,降低企业用电成本37亿元;落实财政扶贫专项资金6亿元,增长36.6%。

  这些实打实的数据直接反映出2016年辽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显著效果,但在辽宁经济下滑过程中实现如此巨大的变化,为其带来的直接影响就是GDP进一步的损失和随之而来的就业压力,但是从改革力度和效果来看,辽宁省选择了从更长远的视角来看发展。

  这样的思路对辽宁经济复燃、辽宁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都积蓄着极大的潜力。辽宁省发展改革委主任吴忠琼曾公开表示,政府财政再困难,也要尽最大可能帮助企业降成本,因为这关系着能否推动企业创新和转型,也关系着辽宁经济的未来。

(责任编辑:宋雅静)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