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宜昌夷陵区积极探索 破解信贷难题

2017年09月13日 10:27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郑明桥 何 英

  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让湖北沛林生态林业红日岗花卉苗基地的荒山穿红着绿。 郭 萍摄

  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在试点过程中,针对银行参与贷款的种种顾虑,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成功破解贷款抵押登记难、价值评估难、抵押变现难、贷款定价难、信贷风险控制难等5大难题,近3年吸引金融机构放款1.3亿元,极大地激活了农业农村的内生发展动力

  土地、农房,是农民最重要的资产。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湖北省宜昌市夷陵区先行先试。激活沉睡资产,政策如何落实,还有哪些瓶颈待解?近日,《经济日报》记者实地进行调查。

  唤醒“沉睡土地”

  夷陵建立农村综合产权交易平台,大胆探索农村土地“三权分置”,并全域推进农村土地确权

  夷陵区龙泉镇雷家畈村的药材专业合作社,曾以每亩年租金800元承包了521亩土地种药材,后因生产资金链断裂急需资金,东筹西借未果,最终导致药材未收就已亏损。

  能否由政府职能部门搭建平台,用土地承包合同进行抵押贷款?夷陵区委、区政府将此列为重大课题进行调研。他们在黄泥镇军田坝村产业园搞试点的同时,4次组织政府职能部门赴武汉农交所取经。2013年,夷陵建立农村综合产权交易平台,搭建了区、乡(镇)、村三级信息网络平台,建立起统一管理、协作联动的农村产权交易市场体系。

  2014年,作为全省首批整县推进试点县区,夷陵大胆探索农村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全域推进农村土地确权工作。夷陵区金融办主任张俊介绍,2014年年底前,夷陵区在全省率先完成了农村林地和耕地确权登记,确权登记面积达373.63万亩,并率先建立了区、乡两级土地交易平台,为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奠定了基础。之后,该区被确定为全国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

  这些天,湖北沛林生态林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志丽正忙着两件事:一是去荷兰采购郁金香种球;二是向省林业厅申请设立2000亩工厂化育苗暨院士工作站。陈志丽告诉记者,企业有这么好的发展势头,得益于“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这一政策。

  2014年起,沛林生态林业通过林地抵押先后向三峡农商银行夷陵支行3次贷款。今年5月,三峡农商银行夷陵支行又向沛林生态林业发放了一笔500万元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陈志丽说,这些贷款让企业发展有了充足的流动资金,公司现拥有精品苗木种植基地15处,总面积1万余亩。

  如今,沛林生态林业的花卉苗木基地已成为带动香烟寺村农民致富的“领头羊”。村党支部书记雷宏振介绍,过去村里种柑橘,村民年收入6000余元,如今转型种花卉苗木,人均收入达1.67万元。

  破解“五大难题”

  通过层层扎牢篱笆,破解了5大贷款难题,打消了银行的种种顾虑,赢得5家金融机构放款

  夷陵充分运用“三权分置”成果,积极探索破解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贷款抵押登记难、价值评估难、抵押变现难、贷款定价难、信贷风险控制难5大难题,近3年累计利用2.1万亩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1.3亿元,极大地激活了农业农村的内生发展动力。

  破解抵押登记难。夷陵区专设农村产权交易中心负责抵押登记。相关《土地承包经营权证》在交易中心集中托管,交易中心以此为基础给流转土地经营主体颁发《农村土地流转经营权证》。同时,在土地流转格式合同中先行约定土地经营权可用于抵押融资,融资效率明显提升。

  破解价值评估难。夷陵区明确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价值的评估办法,抵押价值=土地面积×当地土地流转亩均价格×剩余经营年限+地上种植物价值+地上附着物价值,由第三方机构评估或由政府相关部门协助评估。

  破解抵押变现难。自农村综合产权交易平台建立以来,成功交易近2万宗,交易额超过6亿元,其中促成农村土地交易100多宗,涉及土地9000余亩。银行业金融机构重点开展了茶园、橘园、苗木基地的抵押贷款,降低了抵押物流动性不足的风险。

  破解贷款定价难。夷陵区政府出台了《夷陵区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试点实施细则》等一系列政策,制定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估值办法,由农经局、农业局、林业局协助借贷双方完成估值。

  破解信贷风险控制难。为防控金融风险,《实施细则》规定此类抵押贷款必须有村集体和承包农户的抵押许可授权,约定无力偿还时可采取再次流转、政府回购、协商收购等方式处置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同时划定此类贷款不良贷款率的上限为10%。区政府还设立了1000万元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抵押贷款风险补偿基金,鼓励银行按1∶10的比例发放贷款,约定万一出现金融风险,放贷银行和政府按5∶5的比例分摊风险。

  通过层层扎牢篱笆,农行宜昌支行、三峡农商行夷陵支行、夷陵兴福村镇银行等5家金融机构共发放此类贷款1.3亿元,当前贷款余额6550万元。天源柑橘合作社、沛林生态林业有限公司等15家农村新型经营主体享受了这一政策红利,直接带动3万多农户增收。

  仍需突破创新

  试点暴露出不少问题,如土地确权信息查询更新不便、抵押物评估处置有待规范、贷款审批管理有待简化等

  经过几年尝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在引导农业生产走专业化服务、组织化合作、适度集约化生产方面作用较大,夷陵区已发展家庭农场253家、农业经营大户1200家、农民专业合作社880家,一大批农民转变成有技术、懂市场、擅经营的新型经营主体。然而,在试点过程中也暴露出不少需要解决的问题。

  土地确权信息查询、更新不便。土地确权是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的基础,三峡农商银行夷陵支行副行长吴涛介绍,目前全区的土地确权信息集中在区农经局,不能随便提取,只能单向查询,更不能由银行方操作登记更改,为银行核实和动态更新抵押贷款人信息造成不便。

  抵押物评估处置有待规范。承包土地的经营权抵押价值由土地流转价值、地上种植物价值、地上附着物价值3部分组成,这3部分价值评估目前尚没有明确借贷双方均认可的评估部门,也没有明确规范的操作流程和办法。

  贷款审批管理有待简化。合作银行进行贷款审批时,要求承贷主体出具村委会三分之二以上成员签字认可的证明,由于目前农村人员流动性大,在实际操作中不可行。另外,如果是“承包土地经营权+”类型贷款,还涉及其他固定资产抵押物的评估,一般没有2至3个月贷款难以发放。同时,贷款期限短,一般为1年。流转集中到经营大户的土地,从整地、育苗到挂果、销售,一般短则1至3年,长则3至5年,与生产周期不匹配。

  记者调查还发现,银行更愿意贷款给抗风险能力较强的涉农企业、农村合作经营组织,个人贷款较难。银行在办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抵押贷款时,会将不动产和土地权益捆绑进行贷款以规避风险。如沛林生态林业有限公司的几笔贷款均抵押了市区房产。

  对此,张俊建议,区委、区政府要在风险资金支持等方面鼓励大胆创新;健全完善保障措施,完善交易市场和交易规则;试点参与行要在产品设计上下功夫,突出对贷款经营实力的考量;对流转土地的抵押登记要保持足够的灵活性;强化政策宣传引导,加快搭建土地流转交易信息化平台,方便各方参与。(经济日报 记者 郑明桥 通讯员 何英)

(责任编辑:宋雅静)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