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庆市政府工作报告 (2016年1月20日 韩立华)

2016年02月04日 16:47   来源:大庆市政府网   雅拓教育

(点击查阅更多2016年地方政府工作报告)  

  ——2016年1月20日在大庆市第九届人民大表大会第六次会议上

  市长 韩立华

  各位代表:

  我代表市人民政府,向大会报告工作,请予审议,并请市政协委员提出意见。

  一、2015年工作回顾

  去年以来,全球经济总需求收缩,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波动,受资源约束大庆石油减产,我市经济出现历史上首次负增长,完成地区生产总值2983.5亿元,下降2.3%。面对经济下行和腐败案件的双重冲击,在省委、省政府和市委的坚强领导下,我们保持战略定力,勇于担当作为,按照市委修复政治生态环境、寻求经济“十个突破”的要求,立足近期保运行、保运转、保民生,着眼长远抓产业、抓改革、抓环境,城乡居民收入稳定增长,全民创业形成氛围,新的发展因素和增长潜能加快汇集。

  ——努力稳定经济运行。深挖4个方面31项增长潜力,争取增量多增一块、减量少减一些,新生力量加快形成。通过调整结构、丰富业态,拓展一产和三产增长空间。按照全产业链思路,调整种植业结构,大力发展畜牧业,粮食产量107.6亿斤,果蔬等经济作物产量48.2亿斤,农副产品市场化销售量价双增,一产增加值增长3.7%。催生新业态、新商业模式,增加服务业有效供给,电商企业新增215家,交易额130亿元,旅游收入达到96亿元,金融业进一步壮大,信息、物流产业加快发展,三产增加值增长6%。解决行业和企业发展个性化困难,遏制地方工业下滑幅度。支持停产半停产企业释放有效产能、有上升空间企业扩能升级、新投产企业上产达效。争取国家和省里政策性支持资金6492万元,开展银企对接协调贷款196.3亿元,7家企业在新三板成功挂牌。助力重点行业开拓市场,在大庆油田公司支持下,60家地方装备企业进入油田采购网。坚持多措并举,优化产业成长环境。制定建设国家现代农业示范区、发展电子商务、优化发展环境、推动创业创新等政策性意见和方案19个、措施300多条。推进简政放权,下调供热价格、非民用天然气和用水价格,解决企业审批难、建设难、融资难和生产经营成本高等现实问题,力促实体经济轻装前行。

  ——谋划和建设产业项目。从培育多元产业体系着眼,从既有需求增长空间又有供给优势的产业领域发力。拓宽石化项目生成渠道。推进“以化补油”战略,中直石化大企业7万吨石油磺酸盐等项目投产,在省委、省政府支持下,石化公司千万吨炼油项目启动前期工作。地方国有企业与炼化公司合作建设的15万吨丙烯等项目建成投产,混合所有制经济发展迈出关键一步。民营石化项目签约落地,为石化产业注入了新动能。推进战略性龙头项目建设。我市参与沃尔沃并购的资金已经开始回笼,SPA平台建设顺利,实现产值110亿元、税收3.1亿元,以沃尔沃整车项目为牵动,加快建设汽车零部件产业园,江森汽车座椅等项目建成投产。完善忠旺集团200万吨高精铝深加工项目建设条件,加快推进全面建设的各项准备工作。抢抓全国云计算产业区域性布局的机遇,引入华为东北数据云中心、国裕“创业云+”等应用项目,带动大数据、互联网+、现代商贸物流等关联产业快速成长。升级发展地方重点产业链项目。深化市校合作,加速科技成果转化。层层传导招商压力,加快产业项目落地。重点推进福瑞邦靶向药物产业化、伊利奶粉价值链升级、兴和蛋业扩大产能等项目,新建续建超千万元产业项目181个、完成投资453亿元,新增产值超500万元科技型企业104家,全市科技成果转化率达到14.3%。

  ——保障和改善民生。面对财政减收压力,全力保障工资支出、事业运转和城市运行,在社会救助、低保投入、老居住区改造等方面优先安排,民生支出占公共财政支出比例比上年提高3.9个百分点。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别为34407元和13202元,增长6.5%和6.1%。支持全民创业带动就业。投入专项扶持资金1.77亿元,撬动融资11.5亿元,减免税费2.3亿元,惠及小微企业和个体户5.47万户。建立创业基地、企业孵化、创客空间等载体70个,吸纳企业2000余家。在商事制度改革推动下,新增个体工商户2.68万户、私营企业5054户,分别增长23.7%和10.7%。全市新增创业就业人员6万人,城镇登记失业率4.1%。提高保障水平。增加机关事业单位工资,人均月提高300元。城乡居民基础养老金最低标准提高到每月70元,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人均月增210元。新农合人均筹资标准提高到470元,城乡居民大病医疗保险最高支付限额达到20万元。城乡居民低保标准分别提高8%和27%,农村五保户集中供养、分散供养标准分别提高15%和13%。困难群体用电用热用气补贴、司法救助等市本级财政支出6400万元。支持61所医疗机构与93家养老机构签定“医养结合”合作协议,全市养老机构新增床位1100张。促进公共服务均等化。新建改建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32所、寄宿制学校和农村薄弱学校128所,远程教育共享教室达到400个,城乡义务教育标准化达标率提高到79.9%。新组建医联体20个,城乡人均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提高到40元,县级公立医院全部取消药品加成,外埠名院专家来庆诊治患者3.7万人次。建设中心村文体广场和农村文化大院60个,开展城乡文化惠民活动247场次,荣获省级以上奖项文艺作品82项。改善人居环境薄弱环节。启动“美丽乡村”建设,修复升级农村道路177公里,改造农村泥草房1.3万户。完成图强小区等老居住区改造,惠及居民5000户。加强铁路东西两站等重点区域治理,缓解居民小区和商业街区停车压力,新增停车泊位4万余个。改造供热系统,受益面积700万平方米。新建棚改安置房和公租房1629套。淘汰燃煤小锅炉272台、黄标车和老旧车2.4万辆。保持社会和谐稳定。全域开展安全生产大检查,打击非法违法行为2168起,安全生产形势稳定。落实信访案件领导包保机制,化解信访积案138件。社会治安防控体系进一步完善,八类主要刑事案件下降4.6%,一般火灾下降18%,交通事故亡人下降6.5%。

  ——推进改革开放。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再次取消、下放和调整市级行政审批事项112项,公布了政府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减少合并办事环节113个,开通网上政务服务中心,审批事项全部纳入网上审批。理顺高新区和经开区管理体制,剥离社会职能,聚力产业发展。提高公共资产运营、公共资源配置和公共资金使用效率。市属国资国企改革破题,批准了市供热集团和市水务集团整合方案。清理市直行政事业单位非办公类资产,挂牌出售或市场化经营处置8处6万平方米,用于发展电子商务、健康养老等产业。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全面实施。理顺历史形成的“一局两中心”多层次教育管理体制,强化区级职能,优化整合教育资源。针对市妇女儿童医院体制难题和市属三级医院发展不平衡等问题,在不增加机构和人员的前提下,成立大庆市医院联盟理事会,促进医疗资源共享。牢固树立政府过紧日子思想,市本级“三公”经费等一般性支出下降8.4%,盘活账面存量资金3.9亿元,清缴欠税欠费13.8亿元,通过强化财政资金使用审计和政府采购管理节支3.6亿元。积极扩大对外经贸合作。借助港粤招商活动周、中日韩企业对接会、第二届中俄博览会等平台,对接招商线索315个,引进项目168个,其中超亿元59个。农副产品销售、石油工程技术服务等对俄贸易取得新进展。

  过去一年,按照市委的要求部署,扎实开展“三严三实”专题教育,以“严”的精神、“实”的作风,强化基础性工作,提高专业化水准,政府依法行政能力和服务水平有新提升。严格执行市人大及其常委会的各项决议决定,自觉接受人大法律监督、工作监督和政协民主监督。市政府承办的223件市人大代表建议、308件市政协委员提案全部办结。

  过去五年,城市面貌明显变化,交通功能、基础设施功能和大型场馆功能加快提升 ; 社会事业取得进步,社会保障体系更加健全,人民生活质量稳步提高,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年均分别增长10%和13% ; 改革开放不断深化,行政审批制度、医药卫生体制、基层社区管理、农业农村等重点领域改革扎实推进,对外经贸合作进一步拓展。主要受单一产业结构和原油价格影响,“十二五”期间经济发展波动较大,地区生产总值、地方财政收入年均分别增长6.1%和6.6%。

  各位代表,我市经济社会发展进展来之不易。这是我们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和省委、省政府方针政策的结果,是市委统揽全局、坚强领导的结果,是石油石化大企业、驻庆高校等中省直单位合力支撑的结果,是全市人民团结奋斗的结果。在此,我代表市政府向各位代表、各位委员和全市人民,向所有关心支持大庆发展的同志们、朋友们,表示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

  回顾一年来的政府工作,除了资源性矛盾客观存在外,我们在破解难题抓发展上还存在一些差距和不足。一是结构性矛盾突出。三次产业结构在总量减少下出现了变动,一产和三产占比上升,三次产业比重达到6.5:65.4:28.1,但仍然没有摆脱结构失衡状态。工业一枝独大、占64.7%,规上工业中油化产业处于绝对支配地位、占80.5%,而非油比重仅为32.2%,产业链和价值链总体处于中低端。二是体制性矛盾明显。市场主体缺乏活力,资源配置市场化程度不高,地方国有企业发展动力不足,尤其是民营经济发展缓慢,非公经济只占23.1%,远低于全国全省平均水平。三是区域发展和民生水平不均衡。城乡之间、城区之间发展差距较大,县域经济总量不足全市的20%。在民生事业发展上农村存在很多短板,整体不均衡问题仍然比较明显,还有2个贫困县、90个贫困村、11万贫困人口亟待脱贫。四是政府工作与发展要求不适应。思想观念上不适应市场经济,想问题办事情还习惯于按计划经济和行政思维方式。工作状态上不敢担当、束手束脚,不作为乱作为等现象不同程度存在。能力水平上抓政府投资项目、办有钱的事比较擅长,抓产业培育、资产运营、社会融资等方面专业化水准比较欠缺。实际操作上不按规则行事,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亟待解决,一些“土政策”需要清理。这些问题我们要认真对待并切实加以解决。

(责任编辑:宋雅静)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