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联立:振兴需要一股劲

2017年01月11日 15:47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孙潜彤

图① 沈阳联立的生产线。

  图② 沈阳联立董事长李连利(右一)接受哈萨克斯坦新闻媒体采访。企业与哈萨克斯坦的合作项目得到了中哈两国领导的重视。

  图③ 沈阳联立厂区一角。(资料图片)

  68岁的李连利不承认自己是“老骥”,他拍拍胸脯:“我还能再干10年,我要把东北的铜业稳稳地立起来,建4个工业园区,冲千亿元产值,与南方的铜业大块头鼎足而立!”

  李连利不是吹牛的人。他涉足铜产业40多年,曾参与制订铜冶炼国家标准,拿过能耗管理的全国状元,现在的身份是沈阳联立铜业集团公司董事长。雄心壮志的背后,是一步一个脚印的路线图。老李说:“解放思想不能光靠喊,东北振兴也不能躺着等政策,第一要行动,第二还是要行动,先从每一个具体项目做起来。振兴就需要一股劲——认准的事非得‘拱’着干成不可。”

  有一股劲叫脚踏大地

  从非洲到美洲,从中亚到澳大利亚,老李做调研的“脚底板功夫”了得。老李自谓铜的知己,他总说,“论铜矿品位,我们比不上智利、赞比亚;论深加工水平,我们比不上日本、德国。后进要想跑得快,得熟悉了解对手”。

  为啥“咬准”铜呢?

  铜是有色金属中首屈一指的战略资源。我国的铜资源相对匮乏,却是铜消费第一大国,几乎占据全球的半壁江山。我国铜的年消费需求高达1000万吨左右,其中70%以上依赖进口。即便在经济下行时期,其它主要大宗产品下滑明显,而我国的铜消费依然逐年稳步增长。拿东北、华北来说,作为我国机械装备制造中心,电力、电子、汽车、高铁、航空航天等均需要大量铜。市场容量大,却没有一家铜行业的规模企业,导致我国北方铜材料市场一直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沈阳联立决心代表东北啃下这块“铜骨头”。

  一个捉襟见肘的民营企业进入资金和技术双密集的铜深加工领域,能有几成胜算?除了老李和他的团队,起初没人看好。

  干,还不准备小打小闹。沈阳联立上马世界一流的铜电解精炼技术装备,引进的20万吨A级铜自动化生产线世界领先,目前国内也只有两套。老李比较过日本的冶炼企业,他认为中国真正的差距不在设备,而在人。于是,他又花大力气在企业内部建立细致严格的操作规范流程,倡导工匠精神。

  还有一道坎——铜冶炼伴生的巨大污染怎么办?比如,全国最早的铜冶炼企业——沈阳冶炼厂,正是因为地方不堪污染之重而忍痛拆除的。很多人不相信民营冶金企业能有环保担当。沈阳联立让事实说话,全程采用清洁生产工艺和设备,所建熔炼项目均采用天然气清洁能源,冶炼项目采用富氧工艺。老李说,振兴不能走老路,傻大黑粗不行,得走精细化路线,要全链条绿色化,民营企业天生会珍惜每一块“铜板”,不把原材料“吃干榨净”不罢休。比如回收冶炼烟气余热用来发电;从伴生废液中析出硫酸铜和硫酸镍;从末端排放的阳极泥中提炼金银铂钯硒等稀贵金属。如今,沈阳联立的金属回收率高达98%,硫回收利用率达98.7%,这些指标让阔气的同行叹为观止。

  换一种眼光,环保就由投入变成了收入。老李给自己的企业敲警钟:不绷紧环保这根弦,民营企业即使能赚一时,也走不远。

  有一股劲叫相信自己

  比头发丝还细10倍的铜箔,韧性须抗得住上万次弯折,这可不是说胡话,机器人、航空航天、国防军工都有现实需要。12微米至30微米的铜箔只有少数国家和地区能生产,而12微米以下的超薄铜箔一直被日本垄断。如今,这个技术垄断被沈阳联立打破了。

  比如,关于手机锂电池安全的重要性,地球人都知道。锂电池内部大量使用铜箔,为了更薄更储电,以手机为代表的消费电子类高精度铜箔需求已经进入6微米时代,而安全性要求越来越高。老李举例,别的铜箔只需十几项微量元素检测,锂电铜箔则需要73项检测都过关。经过重重考验,沈阳联立的高精铜箔已成为多家锂电池公司的指定供货商。沈阳联立凝结多项专利技术的高端产品——高纯铜,在市场上全产全销零库存。

  高精尖做到这一步,没有几年的技术储备不行。

  老李感慨:东北振兴不能忘了看家本事——技术积淀。沈阳作为我国冶金老工业基地,拥有东北大学、中科院金属研究所、沈阳有色冶金研究设计院等大院大所,集中了一大批由高素质、高水平专家学者组成的科技队伍,技术创新家底殷实。新中国最早最大的有色金属生产基地——沈阳冶炼厂,辉煌时曾向全国各地铜业企业输送过管理人才和技术骨干。当它退出历史舞台,号称“亚洲桅杆”的三根大烟囱轰然倒下时,别人看到的是悲壮,老李看到的是财富。他把沈阳冶炼厂的技术档案以一己之力完整地保存下来。这些技术后来成为沈阳联立腾飞的火种。沈阳一批冶金行业专家、能人被沈阳联立吸引、凝聚,老李热腾腾的事业心便是中间那块磁石。

  面对东北“这不行那不行”的种种议论,老李一律不睬,既不妄自菲薄,也不怨天尤人,腰杆挺得“倍儿直”。老李常说,越是困难境地越要保持自信心,越要发掘比较优势。

  有一股劲叫向着阳光

  老李总说,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像是阳光,照进沈阳联立的愿景里。

  2015年末,哈萨克斯坦的总理和部长们与老李一见如故,约定的谈话时长一延再延,双方对铜业深度合作的愿望一拍即合。在两国总理的助推下,双方签订了投资8亿美元共建哈萨克斯坦有色金属工业园的合作框架协议。

  丝路沿线国家哈萨克斯坦铜矿资源堪称“亚洲首富”,而我国铜消费虽占世界近半,铜储量只约占全世界的4.35%。沈阳联立看中了中哈产能合作的巨大商机,哈萨克斯坦方面则被沈阳联立的合作诚意所打动,把此项合作列为哈中合作52个项目的第二位。人家凭啥看上沈阳联立?因为老李有言在先:“我们不是来掠夺资源的,也不是来转移过剩产能的,我们要在‘一带一路’上立一座标杆,共同谋划产业升级,扩展哈萨克斯坦铜业开发的高度与深度。”

  政策是阳光,支持是雨露。辽宁省、沈阳市分别将此项目列入《推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实施方案》,各种融资支持正在逐步推进。中国丝路基金公司总经理王燕之评价说,沈阳联立有能力有魄力、思路对方法对,种子基金就要支持这样的好项目。

  向着阳光走,下一步,沈阳联立还要迈入循环经济,建设再生金属开发产业园,充分利用“城市矿产”再生资源。目前,国内虽已形成浙江台州、广东南海、天津静海等以进口废料为主的废杂金属集散地,但金属回收仍停留在人工拆解的浅层次利用水平上。沈阳联立计划引进德国汽车拆解破碎回收线,实现30万辆汽车年拆解能力,重点建设年产12万吨杂铜拆解熔炼项目。同时,形成以泛东北亚为半径的废旧汽车、电机等拆解回收再生利用基地,提高资源回收再利用水平,为国家铜业开发的可持续发展打造样本。

  迎着阳光,沈阳联立的冲劲就像发芽的种子,其力万钧。它想长成参天大树,它有很多开花的梦想。老李动情地说,理想与现实之间总有那么一段奋斗的距离,多苦多难只有自己知道。但只要向着阳光,只有向着阳光,理想才能变为现实。(经济日报 记者 孙潜彤)

(责任编辑:宋雅静)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