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霸州探索绿色发展新路径:营造好环境引来好项目

2017年11月27日 13:30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吉凯恩(霸州)金属粉末有限公司工人在破碎筛分线上工作。近年来,霸州市传统企业纷纷加快转型升级。宏升实业作为传统钢铁企业,2016年与英国吉凯恩工业公司共同成立吉凯恩(霸州)金属粉末有限公司,专业生产高端合金粉末。 新华社记者 李晓果摄

  这是霸州市新利钢铁有限公司。2017年7月底,该公司产能整体退出、设备封存通过河北省验收,将于年内全部拆除。

  新华社记者

  王 晓摄

  河北霸州把改善生态环境作为发展新经济的坚实基础和强劲推动力,通过大力淘汰落后产能、改善生态环境、腾退发展空间,实现生产方式由低到高的转变,吸引了众多企业落户,使霸州呈现出高质量增长的势态

  初冬时节,记者走进河北廊坊霸州市,有两点发现让记者非常兴奋:其一,这里环境优美,林木繁茂,天蓝水净,空气清新,一座花园式新城已现雏形。其二,这里产业兴盛。通过实施产业“腾笼换鸟”,减低增高的产业升级战略,霸州成为京津等地战略性新兴产业转移的落脚地,一大批有体量、有前景的项目在这里拉开建设序幕。

  “一个区域要实现持续健康发展,必须以生态优先的思路做选择,只要把生态环境搞好了,有发展前景的项目自然会来,区域经济社会发展就会充满活力。”霸州市委书记房欣说。

  抉择

  关停2682家“散、乱、污”企业,推动各种落后生产力提前两年退出

  2017年8月23日,霸州前进钢铁公司董事长马西波含着满眶泪水下达指令,拉下钢铁厂供电总闸,实施全部生产线停产。自此,这家有着15年生产历史、462万吨钢铁总产能的民营钢铁企业退出了历史舞台。

  在现场组织停产退出的霸州市市长刘志亮说:“10年前,我在廊坊市委机关工作,门前有一个全市纳税企业光荣榜,前进钢铁几乎年年占据榜首位置,创利税9亿多元,是全市第一纳税大户,多少县区看了都眼红。”刘志亮告诉记者,霸州还有一个与前进相当的新利钢铁有限公司,同时还有在钢铁产能基础上派生出的上千家金属压延和金属玻璃家具生产企业,其纳税规模能占市财政的大半,要实施整体行业的退出,对于市财政及就业来说,真是掏心挖肺般疼痛。

  但是今天的霸州市决策者更加懂得正确选择的重要性。因为霸州处于京津保三角地带的中心区,离雄安新区直线距离仅有20多公里。在这样一个寸土寸金的核心区,发展经济必须让生产力水平保持中高端。如果在这个时候,还让高耗能高污染企业存在,就是对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和雄安新区建设不负责任。这当中,全部退出钢铁生产,全面清除高耗能高污染企业是当务之急。

  就是出于这样的认识,霸州市委、市政府认真贯彻国家和省、市的战略发展规划,制定了“两年任务一年完、一年任务再提前”的淘汰落后、根治污染的“腾笼换鸟”发展规划。在政府财力不足的情况下,与国内顶尖产业园区运营企业华夏幸福基业股份有限公司结成战略合作协议,由其筹集150亿元资金,用于前进、新利两家总钢铁产能达到914万吨,职工总数达11631人的企业退出生产环节,置换出近7000亩土地进行高端产业开发。

  此规划的出台,立即得到了国家和省市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在各级各部门的支持下,市里不仅新利和前进两家钢铁企业分别于2017年4月26日和8月23日分别走完了关停程序,同时还在集中排查整治中关停了2682家“散、乱、污”企业,使各种落后生产力提前两年得到比较彻底退出。

  变革

  通过生态环境的修复,实现了生产方式由低转高的变革

  产业“腾笼换鸟”不仅需要淘汰落后产能,还需要改善生态环境。为了达到这一目的,霸州市决策者对于区域生态环境改善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落后生产方式必然会导致生态环境的污染,今天要实施生产方式由低转高的变革,首要前提是生态环境的修复。”霸州市副市长苏振东告诉记者,以前的霸州发展生产往往经济指标优先,而今天,发展生产的前提是生态环境优先。比如霸州的水环境污染一直受群众诟病。为解决这一问题,霸州不管政府财力多么紧张,都把有限资金向治污倾斜,在几年时间中,仅对水环境污染治理的总投资就达40多亿元。其中污水处理厂就建设了8座,日处理能力达18万吨。

  霸州胜芳湿地,曾经是与白洋淀相接相连的湿地系统,生态环境非常优美。但由于胜芳镇快速兴起的金属压延及金属玻璃家具产业的影响,湿地系统受到了严重破坏,使得该地由一个鸟飞鱼跃、草丰荷香的生态天堂变成一个垃圾遍布、污水横溢的生态洼地。在环境整治中,霸州市采取了严控污染、限期恢复的具体整治方案,规划了总面积32平方公里的湿地公园生态红线,全力进行修复工作,其中首期已经完成投资1.88亿元。

  除此之外,该市还紧跟京津冀协同发展步伐,全力进行首都以南生态过渡区建设,先后实施了廊道绿化、重要节点绿化、村庄绿化、农田林网营造、城镇(园区)绿化、生态储备林建设、森林抚育等九大工程,4年间累计造林31.5万亩,使区域森林覆盖率由9.7%提高到30%。

  成效

  一批成功转型的示范企业加速聚集,形成了新的经济增长点

  “以粗放求发展,发展不保,得不偿失;以精细求发展,发展长效,只得不失”。在大力淘汰落后产能,改善生态环境,腾退发展空间的同时,霸州共投资45亿元实施了68项基础设施提升工程,使得霸州京南重要交通枢纽、京津科技成果转化基地、北京非首都功能承载区的位置得到进一步凸显,也使霸州成为国际国内优势企业争相扎根投资的高地。

  其中,厂房建设已经封顶的霸州云谷第六代AMOLED项目,是国内规模最大的AMOLED模组生产项目。该项目生产的产品包括中小尺寸柔性和硬屏AMOLED模组,未来以柔性产品为主,涵盖可穿戴设备、智能手机、VR显示等应用领域,项目对区域生态环境要求极高。项目负责人张德强告诉记者,我们之所以选择霸州,就是看中了霸州的区位优势和发展环境。

  正在加紧厂房施工的霸州开发区食品产业园是一个食品企业扎堆落户的区中园,该园区工委副书记、管委会副主任郝洪岩告诉记者,食品企业的落户,需要以良好的生态环境做支撑,正是霸州如今优美的环境,吸引了企业前来。

  除了外部企业集中落户,本地企业转型升级也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其中霸州市胜威包装制品有限公司、霸州市胜芳福兴彩印包装有限公司等一批成功转型且具有较强带动力的示范企业加速聚集,对霸州经济复苏形成了新的增长点。

  正是坚持“绿色领衔、质量第一、效益优先”的理念,使霸州冲出了低迷徘徊的经济发展期,呈现出高质量增长的势态,今年1至10月完成财政收入39.1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4.4%。(经济日报 记者 雷汉发 通讯员 徐巍)

(责任编辑:宋雅静)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