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宁的禁烟之困:公共场合 一烟难禁

2014年06月18日 08:49   来源:西海都市报   

  日前,《西宁市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向社会各界征求意见。一时间,对于即将施行的“禁烟令”,在省城掀起了一股讨论热潮。对于吸烟成瘾的人来说,这条禁令有着堪比犯烟瘾后无烟可抽的困顿,而对于饱受二手烟之痛的人,禁令虽然还只是在征求意见阶段,却充满期待。随着烟民低龄化、女性化的趋势,公共场合禁烟,势在必行。今日起,本报将陆续刊发相关报道,带您看看当下省城的禁烟之困。

  饭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吸烟的人都知道有害健康,但迷情“云雾”之中,实在难以自控。得知西宁市即将出台史上最严禁烟令后,许多受访的烟民都瞪眼、皱眉,有的直接点了根烟,思考起来。

  烟不仅仅是“烟”

  公共场合禁止吸烟,是常识,西宁市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出台相关规定,予以劝说,甚至处罚,但5元的处罚金对于烟民来说,还不够一包烟钱,大可置之不理,十几年来也没几个人接受过处罚。

  “这是个人行为,管得太宽,是不是不合适?”有着30年烟龄的市民老赵对于禁烟令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在记者走访、调查中,许多烟民表示,公共场合禁止吸烟是对的,但烟瘾犯的时候,文明与否,已不重要。“现在,烟是人际交往中最基本的媒介,尤其是男人之间,所以,‘烟’不仅仅是‘烟’,自古如此。”老赵说。

  在家抽得少,出门不可缺

  实际上,“在家抽得少,出门不可缺。”是很多烟民的共同特征。或许是处于对家人的考虑,许多烟民一般都不在家抽烟。“家里有老有小,一般不抽。尤其是在孩子面前,也就逢年过节,亲友聚会的时候才大大方方抽一抽。”市民刘先生说,自己烟瘾犯的时候,要么躲进卫生间,要么打开抽油烟机,在厨房里抽,但出门在外就不用如此拘束,“室外烟散得快。”

  对于禁烟令,许多打算戒烟的人为之鼓掌。刚过而立之年,在省城一家策划公司上班的小魏,戒烟戒了好几次,但每次都以失败告终。“领导抽烟,同事抽烟,想戒烟真的很难。”小魏说,一开会,男同事之间就开始发烟,坐在办公室里,聊两句的时候也发烟。一天收到七八根烟很正常,大家一鼓动,又开始抽了。”准备要小孩的小魏,经常因为吸烟问题和妻子吵闹,可就是缺少强劲的动力,“要是办公室内禁止吸烟,领导先带头,大家都不要相互发烟,戒烟就没那么难。”

  但凡公共场合,都见吸烟者

  记者调查的几天时间中,先后走访了西宁市许多事业单位、网吧、公园、公交站亭等,但凡是公共场合,都能看见吸烟者,周围的人也见怪不怪,只有少数女性出于保护自己或孩子,劝上一两句。

  相对于户外,室内,尤其是办公场合内的禁烟情况,要好很多。记者先后在城东区政府、西宁市文化广播电视局、西宁市政府行政服务中心看到,工作期间,很少有人吸烟。在城东区政府办公区,从一楼大厅,到每一层楼道以及电梯间,都有禁止吸烟的标志,禁烟在各个办公室,特别是会议室,是头号要求。出于人性化考虑,东区政府在后院一处小平台设置了吸烟区,正确引导吸烟的工作人员。

  “从省上,到市上、区上,都有禁烟的要求。尤其是开始转作风之后,办公区内吸烟的现象大大减少,因为大家都怕被抓,禁烟令还是很有震慑作用。”城东区一位工作人员直言不讳。

  医院禁得早,效果还不错

  禁烟之路,任重道远。据一位曾在省级三甲医院参与禁烟工作的工作人员回忆,医院是最应该禁烟的地方,所以禁烟工作启动得相当早,但在实施的时候,自己和同事没有处罚权,对病人家属顶多劝导一番。“在医院,抽烟的多数是患者家属,紧张的心情或许只能通过吸烟来缓解,但这对病房内的患者有时却是致命的。”几年工作下来,这位工作人员最感慨的就是禁烟需要大环境,但这个环境又是每一个烟民创造的,很难形成。

  在西宁市,卫生系统最先实施禁烟,之后行政部门、事业单位相继响应号召,通过各种手段禁烟。然而,在人数较多的室外场合,禁烟却难于上青天。如何界定公共场合?如何让领导带头禁烟?如何更好地落实禁烟规定?请您继续关注本报后续报道。

(责任编辑:石兰)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