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梁山产业变迁:专用汽车集约发展 出版印刷从乱到治

2016年12月19日 10:41   来源:中国经济网-《经济日报》   王金虎 通讯员 李继保

  近年来,山东梁山县专用汽车、出版印刷产业异军突起,“中国专用汽车产业基地”“中国出版物发行产业基地”成为梁山两张亮丽名片。该县规划建设了50平方公里的专用汽车产业园;图书研发业带动了印刷业迅速崛起,印刷企业年承印量超过150万令纸

  山东梁山县是水浒故事的发源地。近年来,当地的专用汽车、出版印刷产业异军突起,“中国专用汽车产业基地”“中国出版物发行产业基地”成为梁山两张亮丽名片。今天,梁山人可以自豪地说,中国的每一条高速公路上都有“梁山制造”的专用汽车,大部分省市都有“梁山研发”的教辅资料。然而,20年前,这里曾被扣上“祸车基地”“盗版基地”的帽子,让梁山人抬不起头。梁山是怎样擦掉这两张“名片”上的尘埃,实现凤凰涅槃?近日,记者来到梁山进行深入采访。

  专用汽车——

  集约发展

  拳铺镇是梁山专用汽车产业的星火燎原之地,但在梁山县专用汽车产业管理办公室主任王怀正记忆深处,拳铺镇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汽车挂车业却是这样一幅景象:一把焊枪,一间路边农机维修铺,几个从事农机维修的农民,“叮叮当当”敲打出拖拉机拖斗和汽车挂车。没有正规生产手续,他们就采取“借鸡下蛋”“套号造车”等非法手段。

  管理散、乱、差,一时间,梁山非法改装的超限货车被冠以“批量生产马路杀手”。2000年前后,随着国家加大力度治理整顿挂车行业,梁山的挂车专用车制造业面临生死抉择。

  不消灭非法改装车,梁山专用汽车产业就会遭遇灭顶之灾,梁山县被逼上了一条专用汽车转型升级之路。他们连续多年挥重拳开展规范整顿行动,重点解决无序竞争和产业结构不合理等问题。2005年,编制出台了《专用汽车产业发展规划》,着力培植骨干企业,促进专用汽车产业由粗放型、数量型、分散型向技能型、质量型、集约型转变。2013年底,梁山县痛下决心关停并转了181家非公告专用汽车企业,60家骨干企业进入国家公告目录,使专用汽车产业发展步入健康快车道。

  “当初,如果县里不帮助整改,企业早就垮了。”时任通亚公司总经理杨尊温对当地政府部门在关键时刻“该出手时就出手”念念不忘。面对国家清理整顿的高压态势,通亚公司曾想关门大吉。这时,梁山县委、县政府派人上门出谋划策,帮助通亚公司在2000年6月份成功兼并青岛轻型汽车厂,使通亚在当年12月进入“全国汽车民用改装车生产及产品目录”,率先走出了一条民营企业通过兼并国有企业进入汽车行业的路子。

  “闭门造车,永远走不出小作坊的圈子。”连续6年名列梁山县纳税排行榜第一名的中集东岳总经理岳增才告诉记者,为借力发展,2007年10月,他与国内专用车行业龙头——中集车辆集团合作,成立梁山中集东岳车辆有限公司,如今公司已成为国内专用车行业知名企业,公司运输类半挂车产销量在国内名列前茅。

  在中集东岳的车间内,一辆物流类运输半挂车被推下生产线。公司副总经理王世伟说,这辆车采用了国内领先的纵梁结构优化技术,将远销东南亚。在今年9月,华宇、盛润、飞驰三家骨干企业拿到了国际知名汉诺威商用车展的入场券,他们研制的新型铝合金粉粒物料车、新型铝合金油罐车以及自动化链式新型自卸车首次集体亮相国际展台。

  集群发展是专用汽车产业做大做强的必由之路,梁山投资6亿元,规划建设了50平方公里的专用汽车产业园,吸引企业进区入园集聚发展。目前,梁山专用汽车中的自卸车、油罐车、散装水泥罐车、水泥搅拌车等档次较高的专用汽车的产量比重提升到50%以上。今年,梁山被国家工信部批准为全国产业集群区域品牌创建试点示范单位;被国家质检总局批准为创建专用汽车产业质量提升示范区;被国家科技部评为“国家火炬梁山专用汽车特色产业基地”,目前正在公示阶段。山东华宇集团、水泊焊割公司荣获“中国驰名商标”。今年,梁山专用汽车产业产销两旺,实现逆势上扬。

  出版印刷——

  从乱到治

  改革开放初期,梁山县赵固堆、小路口一带黄河滩区的农民,从外地批发来教辅类图书,向附近县市推销。后来,有人铤而走险,干起了盗版盗印,梁山一度成为山东乃至全国文化市场重点管理县。

  蹒跚学步的民营出版印刷业该何去何从?是一棍子打死,还是因势利导,助其飞得更高?梁山变堵为疏,2004年成立独立建制的县新闻出版局,归口负责全县出版印刷工作,还成立了梁山县书刊发行业协会。他们坚持自主研发,坚决杜绝盗版盗印。一时间,梁山的图书出版业秩序井然,市场份额逐年扩大,仅在国内高中教辅市场,梁山就占据三四成,被业内称为“梁山书业现象”。

  天成书业总经理孙胤华见证了梁山书业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乱到治的过程。2001年,孙胤华在掘到自己的“第一桶金”后,注册了梁山县第一家正规出版教辅图书的公司——“水泊书店”。他为了编好书不惜代价,为请到高级资深老师,几乎把人家的门槛都踏破了。最终,孙胤华坚持创新的诚意打动了他们,促使企业由弱到强。

  与孙胤华一样,尝到创新甜头的还有山东金榜苑文化传媒集团董事长王朝银。当年,面对“‘泥腿子’还想编教辅书?”的冷嘲热讽,王朝银不以为然,他北上南下,聘请资深编辑300余人,签约1200余人的名师研发团队,组建了一流的编辑和作者团队,走出了一条独立研发的路子。其中,高三总复习类教辅书已占全国同类产品的三分之一。

  如今,梁山传统纸质出版正向数字出版转型。县里规划了占地300亩的数字产品出版研发、电子商务中心,已完成投资3亿元,完成建筑面积6万平方米。山东理工大学分别在金榜苑、天成建立了院士工作站,金榜苑公司组建了全媒体数字教育、91淘课网等资源平台,由各地名师录制的高中微课堂视频已上传15000余部,初中、小学、幼儿微课堂10000部,学生完全可以在网上定制符合自己的线上学习辅导课程。

  去年,梁山县教育图书销售码洋120亿元,同比增长15%,数字产品销售额达8亿元;今年预计销售码洋130多亿元。图书研发业的健康快速发展,带动了印刷业的迅速崛起,梁山县印刷企业年承印量超过150万令纸,从事图书研发和印刷业的人员已达3万余人。梁山出版印刷书业园先后被评为山东省重点文化产业园区、山东省十佳文化产业园区,并被中国书刊发行协会授予“中国出版物发行产业基地”称号。(经济日报 记者 王金虎 通讯员 李继保)

(责任编辑:宋雅静)

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