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省政府工作报告推动新型城镇化 因地制宜成特色

2014年01月30日 09:51   来源:人民日报    何 璐

  地方两会 聚焦新型城镇化(地方两会看城镇化)

  截至1月29日,全国已有28个省份陆续召开两会。作为十八届三中全会全面部署改革之后的第一次地方两会,各地关注的焦点与中央改革部署一脉相承。十八大报告提出,要坚持走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在2013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和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中也提到,要制定实施好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因此,新型城镇化也成为今年地方两会各界热议的话题。

  在已经公布的省、自治区和直辖市政府工作报告当中,至少有26个都提到了“推进新型城镇化”。而纵观各地提出的城镇化目标,因地制宜是最大特色。加快户籍改革、推进城市群建设、推动中小城镇发展……许多省市都提出了具有地域特色的城镇化发展战略。

  加强外来人口管理,以居住证替代暂住证

  户籍改革一直以来便是城镇化战略实施中的关键一环,在今年地方两会的报告中,户籍改革被多次提及,俨然已经成为推动新型城镇化的重要着力点。

  作为常住人口超过2000万的特大型城市,北京将严格控制人口规模纳入今年的工作任务,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人口资源环境矛盾是现阶段躲不开、绕不过的发展难题,关系人民群众切身利益,关系首都形象,关系发展全局,必须严肃面对、标本兼治。”为了破解城市发展难题,提高可持续发展水平,北京市提出“加强人口规模调控”举措,实施居住证制度。

  同样面临着人口问题的还有上海。上海市市长杨雄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指出,坚持以合法稳定就业、合法稳定居住为基准,加强人口服务管理,严格落实以积分制为主体的居住证制度,采取调整产业结构、完善公共政策、拆除违法建筑、整治群租等综合措施,严格控制人口规模。

  而作为西部省份,陕西农业人口多,推进城镇化压力较大。陕西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的一大亮点是“开放户籍限制”,实现“年内90万农村居民进城落户”。根据报告,陕西将全面放开县城和建制镇户籍限制,完善全省统一的“居住证”制度。

  优化城镇布局,各地探索建设城市群

  当前,我国城市发展中存在着“大城市过大,小城市过小,中等城市发育不良”等问题,作为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中提出的六大任务之一,“城市群”存在于中国新型城镇化战略布局中,能够塑造功能各异的城市,带动经济的发展,实现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因此,各地都结合自身情况,积极探索和推进城市群的建设。

  北京市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积极配合编制首都经济圈发展规划,抓紧编制空间布局、基础设施、产业发展和生态保护专项规划,建立健全区域合作发展协调机制,主动融入京津冀城市群发展。

  河北省省长张庆伟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坚持把城镇化纳入京津冀协同发展格局,以城市群为主体形态,构筑以京津两个特大城市为核心,石家庄、唐山两大城市为区域中心,其他设区市为支点的层级合理的城镇体系。

  不同于京津冀城市群的发展模式,一些地方也在着力打造省内城市群。比如宁夏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用把宁夏作为一个城市的理念来统筹空间规划,优化城镇布局。按照宁夏的思路,是把沿黄城市带及黄河金岸、宁南区域中心城市和大县城作为宁夏新型城镇化的主战场,打造银川、吴忠、宁东组成的大银川都市区,发展石嘴山、固原、中卫等副中心城市,带动大中小城镇协调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在地方大力推进城市群建设的同时,也存在一些城市群中的城市发展不平衡、产业布局不相协调等问题。如京津冀城市群中,北京的发展较快,周边城市相对落后。以城市群为主体的新型城镇化应该如何推进?对此,有专家建议应把基础设施建设按照规划进行引导,成体系、全覆盖的发展起来。基本公共服务应该率先在城市群内部的各个城市之间实现均等化。

  完善公共服务,落实以人为本的城镇化

  据测算,2001年到2011年10年期间,城镇化每提高1个百分点,就会拉动投资增长3.7个百分点,拉动消费增长1.8个百分点。可以说,当前,我国城镇化进程正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起点上。但有些地方领导将城镇化平面理解为土地的城镇化,只顾大兴土木、盖楼造城,导致征地拆迁矛盾加剧,引发诸多社会问题。

  农村老人何所依?留守儿童何所养?这些一直是在推进城镇化进程中,困扰各地发展的难题。在今年山东省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正式提出要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关爱服务体系。报告要求,抓好城乡社会救助工作,解决好特困家庭生活问题。加强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为支撑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建设。健全农村留守儿童、留守妇女、留守老年人关爱服务体系。

  贵州等农民工输出大省要求重视在县城和小城镇通过产业发展集聚人口,为返乡农民工就近就业、就地创业、安居乐业创造条件,在城镇化过程中“逐步解决好农民工市民化问题”。

  坚持走中国特色新型城镇化道路,推进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在完善城镇化健康发展体制机制时表明的立场。如此看来,将城镇化的重点放在消解城乡之间和城市内部二元结构、整体提高城乡居民生活质量上来,较大幅度地改善和提升外来常住人口和本地农村人口、低收入人口的就业、劳动报酬、住房、子女教育的水平,新型城镇化对于农业转移人口和常住异地务工人员才不是一句空话。本报记者 何 璐

(责任编辑:袁霓)

精彩图片